886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不良佳妻狂想娶 > 第四百一十五章 你不是江家女儿
    江允嫣的身体一震,整个人都错愕了不少,他说来了解她的身世?这和他有什么关系吗?

    “你……你为什么要问这个?”江允嫣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她的问题,只是觉得他问这个问题一定有事。

    墨凌御看着她这么紧张,看来她的心里对这件事一早就已经知道了,只是不愿意提起来,现在被人提起,恐怕还真是让她觉得难过的事。

    “你不是江家的女儿。”

    他并没有在问那个问题,只是确定了一下她的身世,除了这样以外,并没有其他的话语。

    江允嫣不知道他在那里得到这些小道消息,看他的目光这么坚定,不用想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我怎么可能不是江家的女儿?当初是我奶奶带我回家的,你要是不相信可以去问奶奶。”江允嫣转移着视线。

    要是在看下去的话,她可能会不自觉的暴露自己的想法,墨凌御的目光实在是太过于可怕,她不敢和他继续对视下去。

    墨凌御淡淡的笑了笑,都已经到这个份上了,她确定还要继续隐瞒下去吗?

    “你确定不和我说实话?你大嫂可是做好了一切的准备要对付你。”

    他来这里是帮江允嫣的,他的手上对江家的事情太了解了,江允嫣不需要他的帮忙的话,那只会是自寻死路。

    这么聪明的江允嫣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要利用他?现在选择沉默是很愚蠢的事情。

    江允嫣低着头不敢去看她,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现在的墨凌御真让人觉得害怕。

    “御,好端端的怎么会说起这件事?我们还是换个话题聊吧。”她不想在继续刚刚的话题,对于她来说是一个很没有营养的事。

    墨凌御笑着摇头,他很早之前就想要问,只不过当时没有一点儿的证据,所以才会没有机会。

    现在有证据,他也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要问出口呢?

    “你身上的胎记,是你自己弄的吧。”墨凌御接着说道,那会儿的她应该才七八岁,这个年纪她就已经知道要做什么,这样的人还真是让人觉得恐怖。

    她当时做的非常的完美,并不代表会没有证人,江允嫣在那个时候就应该已经知道这件事了吧?

    江允嫣下意识的摇头,尴尬的笑着,“御,你是在开玩笑吗?事情根本就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

    墨凌御的问题一次比一次刁钻,看来不问出个所以然来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夏安芷才是江家的女儿。”

    他的话一出,江允嫣的瞳孔逐渐的放大,一副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她现在才觉得墨凌御的想法真的非常的恐怖,他好像什么都已经知道了,完全掌握的节奏。

    “你到底在说什么?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之间变得这么冷漠?没有一点儿的感情吗?”

    她从来都不觉得墨凌御是多管闲事的人,可现在墨凌御问的这么详细,他想要做什么?他是要让她无家可归吗?

    “你不是孤儿,你却伪装孤儿,五年前的事情就是最好的证明了吧?”要不是因为这件事的话,他还不可能彻底的想明白。

    江允嫣看着他这么信誓旦旦,知道自己在怎么否认也没有用,他的心里已经想好了这件事。

    “是,可你不也是五年以后才知道这件事吗?”

    既然在怎么否认都是在说瞎话,那她就大大方方的承认好了,墨凌御对她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不然不可能夏安芷一出现他就被吸引。

    “我一直以来都以为你是冰冷的人,可现在我完全不这么觉得,你的心是只给别人的。”江允嫣深深的吸了口气。

    墨凌御觉得她就是在狡辩,她做过的事情还能否认?真是太让他感到失望了。

    “说说吧,这些事情到底是怎么经过的。”墨凌御双手交叉,脸上闪过一抹冷冽,现在是在说她的事情,他没有必要牵扯到他的身上。

    江允嫣看着他深邃的瞳孔,一时之间不知道要怎么开口,这件事要从什么时候说起呢?

    在说开这件事以后,她整个人就彻底的放松下来,其实面对这件事并没有多么的难,只不过她自己过不去这个坎而已。

    “夏安芷是江家的孩子,我也是五年前才知道,那可是我好不容易才得来的大小姐的位子,我怎么可能让给她?”江允嫣的眼睛里迸发出凶狠。

    她知道说这些话会让墨凌御厌恶她,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在墨凌御的心里,还是一样的厌恶她。

    “在孤儿院那会儿是最幸福的时候,她说她想要成为导演,我想要成为有钱人家的孩子,最后我的梦想实现了。”

    墨凌御听着她没头没尾的话,很想开口打断,又想要知道一些不同的事情。

    很多的事情都是他以前所不知道的,只要江允嫣愿意开口说,就是一件很开朗的事情。

    “五年前我看着她马上就要发光发热,甚至差点儿被奶奶发现,我才给她下药,只不过没想到那个人是你。”

    江允嫣的目光紧紧的锁着墨凌御,当初要是知道是他的话,她肯定不会这么做,可谁知道夏安芷的命这么好呢?

    墨凌御听出她话里的嫉妒,要是她早知道这件事的话,可能就不这么做了。

    “所以你现在还要一意孤行吗?”他现在只想要确定的答案,如果她想要这么做的话,谁也拦不住。

    江允嫣收起目光,讽刺的笑了笑,“你不是一直站在她那边吗?怎么会担心我的事情?”

    墨凌御在乎的从来都不是她,她的生死和他没有一点儿的关系,他不过是想要从她的身上得到一些利益。

    他并没有回答江允嫣的话,反倒是沉默了起来,当一切的事情都明朗起来后,他发现比一层迷雾还要棘手。

    让他不知道要从哪里开始下手去找寻出口,也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帮助夏安芷。

    “你应该知道,要不是你毁谤安芷的话,她一直都当你是姐姐。”

    想了一会儿,墨凌御缓慢的说出口,在所有的事情里,夏安芷都没有做错过,是江允嫣的心眼太小,如果她尝试着告诉夏安芷,说不定事情也就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可到最后,江允嫣都没有这么做,只是自私的想要保护她现在拥有的一切。

    “姐姐?她的出现让你扰乱了心绪, 你敢说没有?”

    江允嫣冷笑,墨凌御现在是因为喜欢她,所以才会处处帮她说话,要是之前他肯定不会说这些话。

    她不知道夏安芷的心里是怎么想的这件事,不过这一切都没有关系,她做过这些事,不会后悔就够了。

    “你不愿意和我合作,也不愿意退婚,你要的是什么?”

    墨凌御知道她要的从来都没有那么简单,因为她本来就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杰克逊。”

    江允嫣默默的说出口,一开始她就强调过,杰克逊是她的人,可是墨凌御还是紧扣着不放,之前可是他自己说不愿意交易的。

    现在反过来询问她想要什么, 难道他都忘记了?还是说这件事上杰克逊背后的金主根本就不是他?

    她认真的观察着墨凌御的面部表情,看来看去他还是保持着刚刚的态度,一点儿的变化都没有。

    “ok,我知道,这件事就先这样吧。”

    杰克逊,这个人还真是让他感到好奇,只是他从来都不认识杰克逊,甚至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样的人。

    江允嫣信誓旦旦的模样,想来他们的关系应该很好,至于是什么关系就是他去调查的事情了。

    “御,我们之间真的不可能了吗?”眼看着他就要离开,江允嫣的心里感到非常的不舒服。

    他们之间还没有谈起来,墨凌御就这么着急的想要离开,在他的心里还是夏安芷比较重要吧?不然他怎么可能会着急的像要走。

    墨凌御的脚步一顿,嘴角上扬一抹弧度,他的心里从来都没有江允嫣,又怎么可能会说道还有其他的机会?

    “御……”

    看着他继续往外走去,江允嫣无声的喊出了他的名字,最后整个人跌坐在椅子上,她难以置信墨凌御就这样走了。

    墨凌御的狠心让她觉得非常的不好受,难道他们之间真的一点儿的话都没有了吗?

    她不相信,墨凌御的心是被夏安芷霸占着,那么程蝶舞呢?敌人的敌人说不定就是朋友,只是程蝶舞这么傲娇,跟夏安芷比起来,更加的难对付。

    要是没有十足的把握,她不知道这一次到底能不能赢,万一输了呢?那可是再也没有这个机会。

    墨凌御从餐厅出来以后,脑海里一直闪现过杰克逊这个名字,为什么他会觉得这个名字这么熟悉?

    但是他能确定的是没有见过这个人,他从兜里拿出电话,按下号码以后,冷眼说道:“杰克逊的信息到现在都还没有调查出来吗?”

    他要是没有记错的话,之前可是让他们调查过,可到现在都没有任何的消息。

    “有,我现在发到您的邮箱上。”

    “直接说吧。”

    他对这个杰克逊没有太大的耐心,况且他现在还在路上,什么时候到家谁也说不定。

    “是,他是一个研究药物的医学天才,不过穷困潦倒,是江小姐资助他所有的药物研究,不过最近好像……”

    墨凌御认真的分析着,突然电话那边的助理声音突然停顿了下来。

    “好像什么?”

    最近发生的事情一定有关系,不然江允嫣也不会最近才找他要杰克逊。

    “好像是江小姐没有资金,杰克逊重新找了个金主,而这个金主非常的神秘,只是透露着您的名字。”

    电话那头的声音不敢太大,他害怕墨凌御在听到这个消息以后会直接对着他生气。

    用他的名字?这背后的神秘人还真有意思,居然想要利用他来对付江允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