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巡狩江山 > 第三百零六节 赐福,我说了算
    亿象城内,茶楼酒肆内都在谈论着上官天师的神论。一时间,人们的心灵仿佛找到了归宿,脑海中充满着对美好国度的幻想。连年的战乱及权势的更替,人们已经厌倦了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百姓们不关心谁能坐上皇位,他们只关心谁能让自己过上好日子。当今的天下,除了诸神之外,百姓们不知道该相信谁。

    距离官方驿馆不远的一处酒肆内,监天院刑司提督程和海独自坐在一个角落里,点了两样小菜。他身边的桌次,所坐的都是监天院的府探。

    不大一会儿,一名壮年男子走了进来。店小二慌忙迎了上去,壮年男子却摆了摆手,“我来找人。”

    店小二心知肚明,这几日神秘过客太多,他们根本就招惹不起,赶紧陪着笑脸退了下去。壮年男子四下看了看,直接走向了程和海的桌次。

    “程大人,没想到是您亲自出马。”壮年男子坐在对面小声说道。

    “身后干不干净?”程和海看也没看问了一声。

    “大人放心,外面有咱们的人望风。段琅对我们很信任,不然不会派到亿象城来了。”

    程和海嗯了一声,这才抬眼看了一下壮年男子,“怎么样,有没有消息?”

    “大人,我们刚刚经过议事,已经得知今晚上官玄悟所住的确切位置。”

    壮年男子说着,身子微微往前一探,低声说了几句。程和海面无表情默默点着头,对于这个消息他还要细致的斟酌。毕竟得知十八亲卫前来守护上官玄悟,程和海心中也有些打怵。要知道十八亲卫联手,连当年的槐大人都要落荒而逃,更别说是他们几个了。

    “你回去吧,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如果今晚有所行动,我们会在你们防御之地进出。不过,事成之后你们这些人也要挂点伤痕,不然必会引起怀疑。”程和海说道。

    “诺!谨遵大人吩咐。小的告退。”壮年男子说着站起身,谨慎的四下观望了一眼,这才向外走去。

    壮年男子一走,程和海暗示了一眼,旁边桌子上的一名男子赶紧走了过来。

    程和海低声说道,“你马上去一趟恒通车马行,那个车马行的掌柜是个南平人,你立即把这个消息卖给他。必要的时候,可以亮明你的身份,以便证明消息的准确性。”

    程和海低声把上官玄悟驿馆所住的具体位置说了一遍,以监天院的能力,查明几个边缘消息收购人员还是不成问题。特别是德光当伪皇之时,监天院把亿象城摸的很透彻。

    阿朱放出的假消息,很快就经过层层转手,卖给了各个出售消息机构。南平与西越的杀手们得知这一消息,也开始为今晚的行动布置起来。

    亿象城天子行宫之内,张如明一行被‘请’了过去。谷凡向天连同张如明的亲兵,都被阻挡在行宫之外。孙刚带着张如明,进入了德光临时的行宫朝殿。

    从殿门到宝座约有百丈之距,两侧的侍卫刀剑出鞘,一个个怒视着张如明。不过这些人看到张如明穿的跟个南瓜似的,又忍不住想笑。这一怒一笑之间,脸上的表情非常怪异,根本看不出什么皇家威严之势。

    走过了宫中侍卫的刀枪林,宝座之下群臣位列两侧。与那些护卫不同,这些所谓的臣子们,对待张如明却是一个个黑着脸,嘴角露出不屑之意。他们这些臣子可不是原有的京都大员,大都是亿象城本地的官员。现在水涨船高,也开始以朝臣自居。这些家伙可不知道上官天师的厉害,在他们眼里上官玄悟只不过是个祈福天师而已。不管名气再大,也无非是借了段琅的光。

    张如明摆着小手客气的与众人打着招呼,看到没人搭理他,张如明干脆给高高在上的德光摆了摆手。

    “大皇子,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德光鼻孔里哼了一声,范佳昌当即怒道,“大胆,见了吾皇陛下,还不跪拜。”

    张如明斜眼一瞟,“你是哪根葱,知道老子是谁吗?自昱宁帝之时,群臣站着,老子都可以坐着。德隆执掌江山那会,那就更不用说了,群臣都得向老子行礼。怎么,你让老子跪拜?跪拜谁,是让诸神跪拜德光大皇子吗。我看你小子简直是大逆不道,根本是想让大皇子遭雷劈。”

    “你~大胆,辱骂吾皇,此乃十恶不赦。”范佳昌怒道。

    张如明哼了一声,目光看向了德光,“我说大皇子殿下,这奴才是谁啊,大呼小叫的,简直是不懂礼数。以后选择奴才的时候,眼神也要亮着点,可别跟建安帝似的,选了一个瑞木,到头来还被狗反咬一口。”

    范佳昌气的直哆嗦,他可是宏亲王的侍卫长,要不是张如明身份特殊,他都想一刀斩杀了。

    德光更是面色铁青,虽说他当皇子之时就见识过张如明的威风,但今时毕竟身为帝君,这上官玄悟简直没把他放在眼里。

    “上官玄悟,朕乃大夏之皇天下之主,身为臣民,见到朕不该跪拜吗。”德光威严的说道。

    张如明眼神一眯,“德光,没有本天师的赐福,没有祭拜先祖,没有在神坛上敬告诸神,你觉得你这皇位坐的正统吗。”

    德光一听,不禁气的双拳紧握,眼神中冒出道道凶光。朝殿上顿时站出一位老臣,此人名叫季文海,原本是亿象城府尹,现以被德光册封为吏部大臣。

    季文海哆嗦着怒道,“上官玄悟,休得口出狂言。吾皇陛下乃继承大统,你敢激怒圣颜,此乃死罪。”

    张如明大脑袋一歪,“吆喝,这不是季府尹吗。记得当年皇家校场压制叛乱的时候,你还是力举德章之人。怎么,这一转眼就投靠大皇子了?也对,向你这种溜须拍马之人,根本就是个墙头草。我说,干嘛这么苦大仇深悲愤的跟出老殡似的,要不要本天师上门替你家超度超度。”

    “你~你你~!气死我也!”季文海抖动着双手,气的嘴唇都发紫。

    德光一拍御案,“休得胡闹!上官玄悟,别忘了你这身光环都是皇家所赐,朕一样可以收回来。再敢胡闹,朕定斩不饶!”

    “定斩不饶?德光殿下,你这是要向诸神宣战吗。不是本天师小看你们,我历都城大军就驻扎在城外,城内也安插了几千人马。只要老子少了一根汗毛,顷刻之间就可以踏平你亿象城。”张如明毫不示弱的说道。

    张如明的话,顿时让朝殿之上所有人暗吸了一口凉气。德光眼神中冒出了凶光,怒视着张如明冰冷的说道。

    “上官玄悟,你来我亿象城,就是想来激怒朕的吗?别以为朕不敢杀你,就算那段琅亲自带兵而来,又能如何。”

    张如明哼声说道,“大皇子,原本我是好意,是来亿象城代表诸神为你赐福的。但是本天师自从进殿之后,你瞧瞧这群歪瓜裂枣,一个个跟家里出了多大事似的,这是迎接天师的礼仪吗。更何况,不管是君王还是天师,天下臣民认可你,你就是君王,不认可,你我都是一介平民。”

    “哼,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自古以来也没听说君王还需臣民认可的道理。”范佳昌怒道。

    张如明眼睛一瞪,“鱼儿也不需要水的认可,但离开水它就得死。君王是不需要臣民的认可,但没有臣民的君王,还算是君王吗。”

    “你~简直是谬论。”

    “操!没读过书居然说老子是谬论,德光,这家伙简直是不堪重用,本天师很不看好他。”

    德光觉得五脏六腑都在翻腾,恨不能气的一口老血要喷出来。不过德光明白他还真不能杀了此人,否则段琅率兵杀来,亿象城没人能够抵挡得住。德光深受宏亲王的教诲,知道自己担当着重振皇室的大任。不能为了一个小小的泼皮,就破坏了整个大计。

    德光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怒火问道,“上官玄悟,如果你真是来给朕赐福的,朕感谢你。但你要超出了朕的底线,不管人么人为你撑腰,朕必定斩杀了你。哪怕是破釜沉舟,朕也在所不惜。”

    张如明抱了抱拳,“大皇子殿下这话说的在理,只有得到了诸神的赐福,您才能称为真正的陛下。本天师做事向来秉承天意,但谁要是触犯了我的底线,本天师也不答应。”

    德光咬了咬牙,“好,那不知何时为朕赐福?”

    “搭祭坛,选吉日,而且还得供奉二十万两白银。不然激怒了诸神,那可要遭到天谴的。”

    德光牙咬的嘎嘎直响,他再也不想看到这个泼皮无赖,恨不能现在就想把他赶出亿象城。这天下之人,就没见过这么一号不要脸的。天师赐福,居然还要二十万银子。

    德光微微平息了一下内心的怒火,沉声说道,“传令,两日内搭好祭坛。上官天师,不知道两日后,可否是吉日。”

    张如明摇头晃脑的嘿嘿一笑,“只要银子到了,哪一天都是吉日,诸神会赐福于你的,哄尼尼呗哒。”

    德光揉了揉额头,“孙爱卿,朕累了,送上官天师回驿馆。两日后,开坛赐福。”

    德光心说再耽搁一会,自己真忍不住要斩了这混蛋。这哪是来赐福的,根本就是上门敲诈。难怪德光还在京都之时,褚宝雄等朝臣就把上官玄悟列为天下第一臭。他一开口,逆风都能臭十里。

    行宫之外,谷凡向天等人看到张如明迈着得意的八字步走了出来,众人纷纷松了口气。

    众人驾着张如明刚要送上车撵,张如明喊道,“等等!”

    张如明说着回头看了看孙刚,“孙将军,您请留步。对了,本天师向来爱民如子,非常喜欢与万民交流。我驿馆外的守卫,就撤掉一些吧。当然,本天师的安全你可要保证。不然本天师磕了碰了,都得赖你的头上。到时候信徒堵你家门口骂街,那可别怪本天师没提醒你。”

    孙刚心说这他妈什么混蛋逻辑,让老子撤掉守卫,还要保证安全,磕碰还得赖到老子头上?你他妈算老几啊。

    看着上官玄悟一行浩浩荡荡离去,一名随从官走了上来,“将军大人,干脆把人马全部撤离得了,这混蛋死了活该。”

    孙刚摇了摇头,“此人非常重要,务必保护好驿馆的安全。外围巡守人员可以撤掉一批,做到内劲外松即可。”

    “明白!”

    随从官答应一声,退到了身后。孙刚倒背着手,琢磨着张如明这一天来的所作所为,他觉得此人看似荒诞,却透着一股子怪异。孙刚相信上官玄悟绝不只是为了赐福而来,他肯定带着某种目的。但孙刚思前想后,也没琢磨透其中的玄机。

    驿馆内,张如明开始吹嘘着殿中的‘凶险’,跟说书似的听的众随从一惊一乍。谷凡摆了摆手轰走了众人,吩咐大家轮流休息,今晚很可能会有一场恶战。

    向天看着张如明问道,“大人,您不会真的要给德光赐福吧?”

    “为什么不,只要给银子,他就是弄头猪来老子照样赐福。”

    “可是您这么一赐福,那不就成了诸神认可的皇帝了?”

    上官玄悟阴险的一笑,“不错,老子给他赐福,天下万民就知道他得到了诸神的认可。但老子一样可以赐福于其他人,回头我就赐福张广智,他也就成了皇上,再给蒋竹明也赐福一番,只要老子愿意,完全可以赐福百把个皇帝。反正是让大家都明白,这天下是诸神说了算。至于皇帝,老子愿意赐几个就是几个。”

    “大人,你就不怕把天上那老几位给累着。”向天笑道。

    德光做梦也没想到,他原本以为上官玄悟就是来替段琅出出气,只想着让这家伙赶紧走人。没成想,一着不慎落入了上官玄悟的圈套。这次的赐福大典,反而成了德光今后的一块心病。每次一想到这事,恶心的他连饭都吃不下。

    当夜,驿馆内热闹非凡,张如明大摆宴席与众人开怀畅饮。驿馆之外,正如孙刚吩咐的那样,巡守人员撤掉了大半。但是驿馆不远的一处兵站内,却派驻了一支精锐骑兵。

    夜色渐深,驿馆周围也出现了道道魅影。阿朱亲自巡视了一圈,眉头不禁皱了起来。阿朱发现好几拨人马隐藏在附近,她没有出手击杀,毕竟这里是亿象城,万一闹出动静阿朱等人也不便亮明身份。

    阿朱吩咐跟随自己的影者,严密把控住西侧围墙一带。只要有人接近,立即击杀。至于驿馆的后侧围墙,阿朱交给了那十几名城阳府招募的人员。斥候营是不是有内鬼,今夜就能见分晓。对于夫君张如明那边,阿朱并不担心,有十八亲卫亲自守护,加上设置了几个虚假目标,阿朱相信夫君张如明不会有什么问题。

    深夜子时,向天把驿馆内院全部换成了自己人把守。谷凡命人熄灭灯火,黑暗之中,道道身影在主院与偏院之间来回走动,除了十八亲卫,连随从都不知道张如明到底身在何处。半柱香之后,灯火重新点亮。谷凡吩咐三十名随从,严密把守后侧的偏院。甚至是谷凡自己,也站在一处卧房前持刀把守。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阿朱隐藏在后墙外不远处的房檐之下。丑时三刻,数道黑影来到了驿馆的后墙。阿朱眼神一亮,紧紧的盯着这些黑衣人。当阿朱看到自己的一名‘斥候’在与对方低声耳语,脸色顿时寒了下来。看样子明月分析的是正确的,她的队伍之中确实出现了内鬼。

    “布谷~布谷~!”

    阿朱对着远处吹了几声鸟鸣,马上传来了回应。这是影者之间的暗语,阿朱通知众人悄悄向她这边集结。对方既然来行刺夫君,阿朱要让他们一个都别想走掉,全部格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