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火影之我有梦幻系统 > 第三十六章 剑客
    “疾风流散花”

    刀影闪烁,一柄大太刀和一柄小太刀配合的天衣无缝,事实上杉谷家本来就是有名的武士家族,只不过在忍者时代降临后投奔了砂隐村,虽然全族战士转刺客,但是大部分的衫谷族人使用的还是家传的刀术,只是兼修忍术而已,杉谷善住坊是三代风影的亲外甥,也就是说是衫谷家和磁遁家族的结合,自幼天赋惊人,独自创出疾风流剑术,更是继承了磁遁的血继限界,以磁遁辅以刀术,使得他年纪轻轻就达到了精英上忍的地步,如果不是因为一心都在剑道上,或许会是罗砂竞争风影路上的劲敌,这次之所以跟来也是因为弟子被王道杀死而不能够坐视不管。

    王道全身心的投入到战斗中,枪尖横扫而过,把杉谷善住坊的无数刀影全部封了回去。

    “疾风流满月”

    双刀一前一后,杉谷善住坊整个人转了起来,刀光形似满月,三圈半后杉谷善住坊落在王道身后,王道勉强挡住前六刀,却没有躲过最后一刀,肩膀出现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刀伤。

    “下地狱去向真村忏悔吧!!!疾风流奥义镰月!”

    杉谷善住坊把一大一小两把刀交叉举过脑后,眼中带着杀机。

    王道平静的转身,眼白再次变成了黑色,这次并不是传承,而是王道精神超过极限的状态,正常的龙族是可以变成本体的,但是王道由于本质并不是龙族,所以不具备龙族的本体,但是却也造成了王道出现了现在这种特殊的状态,当王道的精神集中超过极限时,身体内无法通过恢复本体释放的的龙族血脉力量会沸腾,最重要的是这种状态下,王道能够做到绝对理性。

    双脚一个错步,手中长枪递出,迎上杉谷善住坊的镰月。仿佛两道巨大的镰刀月影斩了过来,王道双手的虎口渗出血迹。

    脚步急退,王道的手上却在不断的挥舞,挡住一个又一个镰刀月影。

    退了几步,趁着对方招式用老,王道一个侧身出现在杉谷善住坊的右侧,长枪却扫向对方脚下。

    杉谷善住坊顺着斩出的刀势来了个前空翻,躲过王道的长枪,王道借机抢过主导,反身向杉谷善住坊攻去,杉谷善住坊也丝毫不惧的迎面而上。

    一时间刀光如虹、枪出如龙,两人顷刻间交手了不下100招。

    随着时间的推移,杉谷善住坊越打越惊,可以明显的感觉到面前这个少年的进步,本来还跟不上自己的刀速,现在却像是开窍了一般丢掉了许多多余的动作,枪法诡异刁钻,较比之前少了一分美感,速度却提升了一个档次。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虽然震惊与对方的战斗天赋,但是敌我的立场很明确,就用这一招杀了他吧!

    “就用这一招,送你去地狱吧!”

    杉谷善住坊大吼一声,浑身的气势随着这声大吼一瞬间提到顶峰。

    “疾风流必杀技双居合九葬!”

    整个人弓了起来,像一只蓄势待发的大虾,手中的双刀都已经回鞘,赫然就是拔刀流的起势。

    此时,王道眼中黑光频频闪动,似乎在计算着什么,长枪斜指地面。

    两道雪亮的刀光稍纵即逝,拔刀流讲究一击必杀,杉谷善住坊的这一招把居合中的快字练到了极限,在这么近的情况下,即便是水门也未必来得及反应。

    王道双眼黑光兀的爆闪,手中长枪甩出了一个十分诡异的路线。

    “毒龙!”

    枪身闪过一道紫光,和杉谷善住坊的刀光交错而过。

    单手拄着枪,王道半跪在地上,两侧的肋间各有一道狭长的伤口正在不断向外渗血。

    杉谷善住坊双手持刀,肩后一个血淋淋的大洞格外的瘆人。

    “咳……”

    咳出一块混杂着鲜血的肺部碎块,杉谷善住坊转过身,眼中带着恨意和泪水。

    “为什么又是木叶!白牙击碎了我的剑道,而你杀了真村!那家伙可是拿命在修炼剑道啊!”

    状若疯魔的杉谷善住坊举起手中的两把刀疯狂的向王道劈砍过去。

    王道没有回身,杉谷善住坊却停在了王道的身后,手中的刀浸染着鲜血。

    “严格算起来,白牙也算是我的老师,而且,就死在我面前。”

    王道眼神有些黯然。

    “我不知道你们的故事,但是在这个战场的每一个人,都是在用生命去努力、去活着。”

    “这样么,如果没有战争该多好!”

    声音渐弱,杉谷善住坊慢慢的没有了声息,手中的两把刀“当啷”一声砸在了地上,整个人被贯穿了胸口的乌金三叉戟支撑在原地。

    放了个土遁,连同两把刀、杉谷善住坊和乌金三叉戟一同埋进了地下,并且为他立了一块石碑。

    剑客之墓——大筒木羽夜敬立

    王道埋葬了杉谷善住坊,也埋葬了自己心中的白牙。

    用了一盒背包里存下来的金疮药,王道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回复,但是精神上的疲惫却还是需要一段时间来缓解。

    拿出系统升级时,赠送的四十级火焰枪,没想到这么快就换上了,王道有些感叹,乌金三叉戟在刚刚那一战中几近破碎,自己在超限模式下才能挡得住对方的刀,而乌金三叉戟毕竟只是三十级的装备,承受不住这么猛烈的攻击也无可厚非。

    此时木叶营地这边已经分出了胜负,对方的领队已经被王道杀死,虽然傀儡师很难缠,但在日向一族的重点照顾下,对方还是扛不住撤退了。

    “羽夜君,你没事吧。”

    看着浑身是血的日向日足向自己投来关怀的眼神,身上只是稍稍狼狈一些的王道满头黑线……

    “这话应该是我来问才对吧!日足前辈你真的不要紧吗?”

    日向日足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迹,紫色的嘴唇看起来狰狞的吓人。

    “放心,这点小伤根本难不倒日向!”

    喂!你嘴唇都发紫了!你快被毒死了吧,身上还在滋血啊喂!

    一番手忙脚乱的救治之后,日向日足被日向家的两名忍者抬下去休息,顺手用清心把其他几个人的毒解掉,王道把伤员丢给了负责的医疗忍者。

    “这边应该已经没事了,我把毒狗留下来保护你们,我去大部队那边看看,傀儡部队里没有千代,大部队面对那个老太婆的毒恐怕会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