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裙下之臣[快穿] > 46.攻略.校园篇
    此为防盗章, 订阅补足全文70%可看。

    即便分手后, 那几个前男友也从来没有出来说过乔桑半句坏话, 偶尔接受采访,说起乔桑, 也都是维护和好话。

    她的母亲是个姿色一般的女人,但是却把她的父亲和她后来的继父迷得神魂颠倒, 她没能遗传她母亲姿色平平的长相,却遗传了另一些东西。

    秦明奕和段庄宇是两种截然不同类型的男人,看起来一冷一热, 可是实际上,两人的本质都是冷的,但是两人的冷却又不是同一种冷。

    秦明奕是明面上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不用他做别的,只需要站在那里, 冷冷的看你那么一眼,就能叫人望而却步。

    而段庄宇,却是不动声色的冷,他对每个人都看起来温和有礼, 但是眼睛里却透着疏离, 如果你试图接近他, 却会感觉到一堵无形却又坚实冰冷的墙堵在那里。

    想要接近这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就不能用同一种办法。

    她自然是有意冷落秦明奕, 还有一点就是不能让段庄宇察觉到她对秦明奕有企图。

    毕竟她的主要攻略方向还是放在段庄宇的身上。

    听她邀请, 王楷泽嘴上说着不会打扰你们吧?动作却非常快的拽着秦明奕坐了下来, 并随手招来服务员,又叫了两杯酒。

    秦明奕被王楷泽按坐在段庄宇旁边的位置,和乔桑斜对面坐着,他面无表情的盯着桌上烘托气氛的花枝,让乔桑不禁想起被强迫陪客的陪酒女。

    这个怪异的想法让乔桑忍俊不禁,竟是不小心小声的笑出声来。

    一桌子人顿时都奇怪的看向她。

    就连秦明奕也把视线投掷过来,面无表情的看他。

    “不好意思,忽然想到个笑话。”乔桑脸上难掩笑意,说的一本正经,说的同时,她的眼睛飞快的看了秦明奕一眼,眼睛里的笑意似乎加深了些,却只是一眼,就又迅速移开了目光。

    秦明奕不知道她看他的那一眼有什么含义,倒像是那笑话跟他有关,叫他莫名的有些在意起来。

    只是话题很快就被岔过去了。

    忽然插进来一个王楷泽和一个不情愿的秦明奕。

    乔桑惜字如金起来,只是喝酒微笑。

    段庄宇本来就不多话,再加上一个面无表情金口难开的秦明奕。

    一桌子人的气氛光靠一个王楷泽撑着。

    幸而他是个话痨,有乔桑偶尔应和几句,简直能说一晚上不停嘴。

    但他说的话虽然没什么太大意义,却并不无聊,跟说相声似的,就连段庄宇都被他的话逗得偶尔微笑。

    乔桑更是十分捧场,不时笑着应和。

    她以前懒得交际,也不用费心巴力的去接近哪个人,在剧组就埋头拍戏,偶尔一起吃个饭,偶尔休息就在家里睡一整天,看看电影做做运动,身边除了经纪人就是助理,似乎都挺干练稳重的,现在想起来,生活真是乏善可陈。

    她从来没有接触过王楷泽这样有趣又不讨嫌的人,她喝了点酒,望着王楷泽,眼眸波光粼粼盛着笑意。

    王楷泽不经意对上乔桑的眼睛,心里都忍不住荡了一下,心里知道乔桑肯定对自己没那层意思,可是还是忍不住荡漾了一下,突然被口水呛了一下。

    段庄宇收敛了笑意,抬手看了看表,说:“时间不早了,大家都早点下去休息吧。”

    秦明奕第一个站起身。

    乔桑也跟着起身,她以前酒量不错,每天晚上泡澡都会喝两杯,再加上控制的好,未尝一醉。这会儿猛一站起来,却是一阵头昏眼花,身体跟着晃了一下。

    王楷泽刚要伸手去扶,段庄宇已经扶住了乔桑的手臂,低头看她问:“没事吧?”

    乔桑没想到自己醉了,呆呆的有些反应不过来,下意识反握住段庄宇扶着她的手臂,一抬眼,直撞进段庄宇的眼里,她一双眼波光潋滟,又带着几分罕见的茫然无措,似乎自己也拿不准,犹疑道:“我好像喝醉了”

    段庄宇在对视的瞬间微微怔了一下,随即握紧她的手臂,低笑一声:“好像不是好像。”

    “我们让她经纪人上来接她吧?”王楷泽连忙说。

    秦明奕站在一边冷眼旁观。

    段庄宇问乔桑:“你站得稳吗?”

    乔桑点点头。

    “那就不用麻烦了,我扶她下去。”段庄宇微笑着对王楷泽说。

    王楷泽有点意外的看着他。

    像是这种情况,一般来说,男演员为了避嫌都会直接叫经纪人上来,更何况像是段庄宇这种常年没被记者拍到半点绯闻的男演员,应该行事很谨慎才对。

    段庄宇的手虚托着乔桑的手臂,带着乔桑离开了天台。

    王楷泽和秦明奕跟在后面。

    进到电梯里乔桑只觉得头晕的厉害,天旋地也转,几乎把半个身子都压在了段庄宇身上。

    段庄宇只能一手托着她的手臂,一手揽住她的肩。

    姿态有些过于亲密。

    段庄宇微微皱眉,没想到乔桑会醉成这样。

    秦明奕冷眼看着,只觉得乔桑是故意装醉,以段庄宇在圈里的地位,如果这一幕被拍到,那对乔桑来说就是个炒作的好机会,待会儿说不定还要和段庄宇滚到一张床上去。

    在他这里没能让她得逞,她转头就找上段庄宇。

    王楷泽虽然对乔桑挺有好感,但是现在这场面,就连他也有点误会了。

    就在这时,叮的一声。

    电梯门开了。

    乔桑却忽然从混沌中挣扎出了一丝理智,松开了段庄宇的手臂,伸手扶着电梯里的扶手说道:“段先生,我没带手机,麻烦你帮我去806叫一下我的经纪人,请她过来。”

    段庄宇愣了一下。

    站在后面的秦明奕眼神里的讥讽也瞬间凝固。

    而王楷泽则是瞬间脸都红了,为自己刚才内心对乔桑的怀疑而感到羞愧不已。

    “那请你们照看一下她,我去叫她的经纪人过来。”段庄宇说道。

    他自然也知道,就算不被拍到,只是被人看到,事后只怕也会有不好的传言流出来。

    他倒是无所谓,只是对乔桑的名声不好。

    王楷泽立刻点头:“你放心,这里就交给我和明奕吧!”

    秦明奕微微皱眉,对王楷泽擅自把自己牵扯进来感到不满。

    谁知道段庄宇一走,王楷泽就立刻抽着气说:“明奕,这里先交给你,我去上个厕所,憋了快半小时了!”

    秦明奕还没来得及表示反对,王楷泽就直接冲出了电梯。

    留下他和某个醉酒女在电梯里独处。

    眼看电梯门要合上,秦明奕没有办法,长腿一伸,挡住了电梯门。

    秦明奕狠狠皱了一下眉,然后锐利的目光看向某个醉酒的女人。

    她一只手扶着扶手,整个人都贴在电梯墙上,脸也贴在上面,被墙面挤压的有些微微变形,粉嫩的嘴唇也被挤压的微微翘起来,脸上被酒精熏得一片绯红。

    秦明奕讨厌女人,更讨厌喝醉的女人。

    无论男女,只要喝醉以后,都是丑态百出。

    乔桑喝醉以后却没有这些丑态,她贴在墙上,闭着眼,一动不动安安静静的,看着好像也没有那么惹人讨厌。

    他鬼使神差的伸手在她的脸上戳了一下,乔桑却忽然睁开眼,一双眼睛里布满盈盈水光,雾气昭昭,就这么撞进秦明奕的眼里,他心里突然像是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蓦地有些紧张,伸出的手指有些尴尬的僵在半空:“你”

    乔桑却忽然冲他笑了,笑的一脸天真无邪阳光灿烂,然后整个身体前倾,一头撞进了他的怀里。

    秦明奕瞬间全身僵硬。

    乔桑就这么抱着一只猫站在段庄宇房间门口,仰着一张小脸一脸期待的看着他,声音软软的。

    “喵呜~”乔桑怀里的小黑猫有些不安的叫了一声,小嗓子也软绵绵的,像乔桑。

    段庄宇居高临下的看了看那只小黑猫,又看了看正仰着脸满眼期待看着他的乔桑,眉头微微拧了一下,转身往房里走去。

    就在乔桑以为他要拒绝的时候。

    “进来。”

    乔桑顿时眼睛一亮,嘴上说着:“不会打扰你休息吧?”身体却已经抱着猫进了屋,顺手把门关上。

    段庄宇转过身来,意味不明的瞥她一眼,说:

    “不嫌脏?”

    虽然不算脏的过分,但是流浪猫再怎么样也干净不到哪儿去,乔桑也不嫌脏,一直抱着。

    乔桑抿嘴笑:“我还没洗澡。”

    段庄宇不再说什么,只说:“你坐一下。我先换一下衣服。”

    然后就走进浴室里去了。

    乔桑也没坐,就抱着猫干站在那里,酒店的房间也没什么好看的,反正和她的房间是一样的,她就抱着猫安静的站在那里,有一下没一下的在猫身上摸着。

    段庄宇换好衣服走了出来,休闲裤白衬衫,带着股青春气:“正好我这里有在网上买的一些猫的东西,你先给这小东西洗个澡。”

    乔桑连连点头。

    段庄宇拆了一个纸箱,从里面拿出一堆东西来,然后拎着去了浴室:“进来。”

    乔桑抱着猫亦步亦趋的跟进去。

    “把门关上。”段庄宇说。

    乔桑又反手把浴室的门关上,然后蹲下来把猫放在地上。

    段庄宇显然对给猫洗澡很有经验,一开始小黑猫还非常恐惧的想要逃跑,被段庄宇很温柔的抚摸了两把之后大概是温水冲洗在身上太舒服了,它渐渐老实下来。

    乔桑没机会上手,就蹲在边上认真看了会儿段庄宇怎么给小猫洗澡,看着看着就抬起头来看段庄宇。

    段庄宇大概还没来得及吹头发,只潦草的擦了一下,湿润又有些凌乱,倒是冲淡了不少疏离的感觉。

    “它喜欢水。”段庄宇说。

    “它喜欢你。”乔桑说。

    段庄宇抬头看她,就看到乔桑正盯着他。

    她蹲在旁边,双手乖巧的放在膝盖上,清亮的眼睛一瞬不瞬的望着他,好像已经看了很久。

    段庄宇心里蓦地一动,面上却不动声色,淡淡的问:“你这么盯着我干什么?”

    乔桑那双清亮的眼睛微微一弯,弯出一个甜笑,却不说话,也不移开目光。

    段庄宇莫名觉得乔桑的视线像是带有温度,灼的他的脸都开始发烫,他下意识轻咳一声:“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

    乔桑目光微闪:“嗯,有个东西。”

    她说着忽然倾身向前,挨过去。

    段庄宇因为两人骤然缩短的距离愣了一下,鼻尖忽然萦绕着一股淡淡的清新的香气,然后温热软绵的手轻轻擦过他的脸颊,他不动声色的凝视着挨得很近的乔桑,目光幽深。

    “好了。”乔桑手里捏着一根长长的睫毛,然后退回了刚才的安全距离。

    “谢谢。”段庄宇定定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低下头,继续给猫洗澡。

    洗完了澡,毛茸茸的毛全都湿哒哒的贴着身体,显得本来就瘦的小黑猫更瘦了,一双金色的猫眼却更显得通透。

    段庄宇用浴巾把它包裹起来,递给乔桑。

    乔桑连忙站起来去接。

    地上的猫用沐浴露还没有被冲洗干净,乔桑一脚踩上去,顿时一滑,整个人往后摔去。

    段庄宇下意识的把猫丢了出去,只听到喵呜一声惨叫——

    乔桑被段庄宇拽进怀里。

    “没事吧?”段庄宇皱眉。

    乔桑真吓了一跳,有些惊魂未定,但还是摇了摇头:“我没事。”

    小黑猫不满的:“喵呜——”

    “笨手笨脚。”段庄宇说着松开乔桑,有些无奈的说:“你先出去吧,猫交给我。”

    乔桑就小心翼翼的走出去了。

    小黑猫卸下防备后乖巧的不像话,懒洋洋的趴在段庄宇的腿上,享受着吹风机的服务,还主动仰高脖子让风吹到它的脖子下面,不时发出几声舒服的喵呜喵呜的声音来。

    “取名字了吗?”段庄宇问。

    乔桑愣了一下:“还没有。”她还没有给小动物取名字的习惯。

    她心里微微一动,看着段庄宇诚恳的说:“我不会给小动物取名字,要不还是你帮我取一个吧?”

    她可不只是只想让段庄宇给小黑猫洗个澡那么简单。

    一旦让他取了名字,那意义就大不一样了。

    段庄宇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那就叫乔小黑吧。”

    乔桑:“”

    会不会太敷衍了一点?

    乔桑刚想表示异议,就听到段庄宇头冷不丁的问:“你来我这里,不怕秦明奕介意吗?”

    乔桑心里咯噔一下,没想到段庄宇居然会主动提起。

    她没有半丝慌乱,浅浅一笑,反而看着段庄宇反问道:“所以昨天晚上你听到了?”

    段庄宇抬头看她,见她脸上没半点被戳破的慌乱心虚,反倒是定定的看着他,眼睛里还带着笑意。

    段庄宇不动声色,语气也显得冷淡,似乎并不怎么在意:“碰巧听到一点。”

    “说起来有点幼稚。”乔桑似乎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是个恶作剧。”

    段庄宇微微一愣:“什么?”

    “几年前,我才二十岁,看了秦明奕一部电影,很喜欢,那时候我年少轻狂,媒体采访的时候,我就开玩笑说要等秦明奕长大。”说起自己这些以前的“黑历史”乔桑脸上也有几分无奈:“媒体当然看热闹不嫌事大,全都跑去让秦明奕回应,秦明奕就说不喜欢我这种类型的。我被冷嘲热讽了好长一段时间,十分丢脸。”

    “你这个恶作剧可不高明。”段庄宇忽略掉自己内心莫名涌起的愉悦感,淡淡的说。

    乔桑看不出段庄宇这个反应对她的解释满不满意。

    她笑看着段庄宇说:“所以你该不会误会我喜欢秦明奕吧?”

    段庄宇眼神微闪:“这是你的私生活,我无权干涉。”

    乔桑却话锋一转,突然问道:“不过我看你今天一天都不怎么笑,是不是心情不好?”

    段庄宇噎了一下。

    竟是不知道怎么回答,顿了顿说:“没有。”

    他说着弯腰把猫放进快递箱里,生硬的转开了话题:“先在这里面将就一晚,明天我让助理去买个猫笼。他照顾猫照顾惯了,知道该买什么。”

    乔桑也不推辞。

    “那猫?”

    段庄宇叹了口气:“看你笨手笨脚的,乔小黑还是先放在我这边。”

    乔桑:“”

    为什么那么快就喊得那么顺口了?

    不过猫能放在段庄宇这儿,她当然求之不得,于是姑且不去计较它的名字了,一脸感激的说:“那就麻烦你了。”

    “那我就先走了。”乔桑很有分寸的站起来说道。

    “嗯。”段庄宇也站起来,送乔桑到门口。

    打开门,乔桑转身对段庄宇笑着说:“晚安。”

    “嗯,晚安。”段庄宇浅浅的弯了弯嘴角,像是终于雨过天晴。

    乔桑心里松了口气,一转身。

    笑容骤然僵在脸上。

    走廊里。

    站着一脸错愕的王楷泽。

    以及站在他身边的,面无表情,眼神冰冷的秦明奕。

    此时他亲吻乔桑时的神态,虽然带着居高临下的掌控欲,但是不妨碍他仿佛带着深沉的爱意,似乎乔桑就是他的唯一挚爱。

    这场吻戏导演要求要真吻,并不只是偶像剧里只是嘴唇贴在一起,只求唯美,而是要带着色气的感觉。

    段庄宇的气息很清新,带着淡淡的薄荷的清凉,这是一个带着占有欲的深吻,如果是定力不够的女演员,此时只怕已经意乱情迷了,而乔桑正好就是定力足的。

    被推开的时候,段庄宇眼神里极快的闪过一丝什么。

    “我要出门了。”徐曼曼把微微敞开的浴袍整理了一下,冷淡的说。

    “程荣生呢?”赵厉铭忽然问道。

    徐曼曼眼神有瞬间的变化,只是一眨眼,就恢复到了常态。

    赵厉铭脸色看不出喜怒:“你不是假借我的名义把他叫过来了吗?人呢?那么快就走了?”

    而此时就藏在衣柜中的程荣生心里骤然一紧。

    徐曼曼红唇一勾,半真半假的说道:“是啊。听到你的脚步声,我就让他跳窗跑了。”

    她说完转身想走,却被赵厉铭拽住手腕拽回来,他的手插进她的头发里,抓住她的头发往后拽,强迫她仰起头,他目光阴冷:“徐曼曼,你就真那么贱?”

    徐曼曼冷笑:“你今天才知道吗?”

    徐曼曼被赵厉铭拖进了浴室,赵厉铭打开了洗手盆的龙头,然后把徐曼曼猛地压进水里——

    在徐曼曼即将窒息之前把她从水中拽出来,徐曼曼撑在洗手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然而才喘息了几口就被重新压进水里再次感受濒临死亡的窒息感。

    直到徐曼曼眼角都开始发红,脸色发白毫无血色。

    又被赵厉铭从水里拽出来,她还没来得及喘息就被男人炙热的唇堵住,她急切地吻住男人,试图从男人口腔中获取稀薄的空气。

    镜头外:

    此时没有秦明奕的镜头,所以他先从衣柜里走了出来,坐在导演身边看监控器。

    乔桑如同藤蔓一般攀附在段庄宇身上,双手攀着他,脸上是往下滑落的水珠,她努力的仰着头,迫切的和段庄宇亲吻在一起,汲取氧气。

    王楷泽在一边看的眼睛都不眨,觉得这画面太有感染力了,明明一点都不色情,但是却让人口干舌燥的,他干咽了一口口水,却突然感觉旁边有一股冷空气,他一转脸,就看到秦明奕面无表情的看着监控器,身上正在源源不断的释放着冷气

    “cut!”导演忽然喊cut。

    乔桑立刻脚后跟着地,稍稍退开,和段庄宇拉开了距离,看向导演的方向。

    段庄宇却有瞬间的失神,目光落在乔桑被他吻得发红的唇,喉结微微滚动了一下,然后才看向导演。

    导演直接走了过来。

    导演直接对段庄宇说道:“你刚才亲乔桑的那种感觉有点太温柔了,像情人一样,这是赵厉铭在对徐曼曼进行**和精神的双重施暴,动作应该要再粗暴一点,还有过程中的那个表情要更冷漠冷血一点。还有你抓乔桑头发的时候动作再用力粗暴一点,不然达不到效果。”

    段庄宇镇定的点头:“好的,我知道了。”

    导演说:“就从接吻开始,我们再拍一条。”

    乔桑和段庄宇都点头。

    导演一走,段庄宇就伸手把乔桑贴在脸颊上的湿发拨弄到了一边,他似乎还没有察觉到这个动作有些过于亲密,都引来了好几道视线,只是对乔桑说道:“抱歉。刚才没抓痛你吧?”

    乔桑因为段庄宇这个有些亲密的动作而微微怔了一下,随即接过助理递过来的毛巾擦脸上的水,说:“没有。等一下你可以用力一点,我没关系的。”

    “我尽量一条过。如果你觉得痛,就随时喊停。”段庄宇说道。

    乔桑点点头。

    调整休息了一下,就接着开拍。

    乔桑被段庄宇用力的拽着头发从水盆里拽了出来,不等她喘息,段庄宇就低头吻了上来,濒临死亡的恐惧感让她双手下意识的抓住他胸口的衣料,胸口剧烈的起伏着,饥渴的汲取着他口腔内的空气。

    和刚才堪称温柔的吻截然不同,此时段庄宇的吻充满了攻击性和掠夺性,他的右手掌控着她的后脑勺,不让她后退半分,左手牢牢地箍住她的腰把她按向他,力度之大,像是要将她按进他的身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