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喵大人历险记 > 第七十四章、驱蚊草
    “有人打听喵大人的来历?”何平又欣喜又紧张的看了看周围。

    夜色笼罩下来,橘黄的灯光下偶尔有人匆忙走过。

    “伯伯,是什么样的人,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何平突然意识到喵大人比自己想想中的还要不简单。

    既然有人追查喵大人的来历,看来他们对喵大人或者类似喵大人的猫都在追踪,而重要的是,一个普通的猫对他们来说有什么样的意义?

    何平认为也许自己的直觉是对的,也许喵大人的身份的的确确跟变异动物以及之前发生的一切有确切的关系。

    “这个是那只小猫失踪后的事了,我记得是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小伙子,说自己猫丢了,给静静那只猫长的很像,就打听它的来历。当时我也没太大注意,就敷衍几句说是这只猫是静静养的,不可能是他的。”管理员大爷说道。

    “那后来呢?您还有没有再见过他?”何平不抱希望的问道。

    “这是我给找你的原因!”管理员大爷低声说道,看他表情有什么秘密要说。

    何平探着头支着耳朵期待管理员大爷的话。

    “小伙子,我给你说啊!在我巡逻的时候有几次遇到这个人,而且前两天也出现了。他有时候在小区附近转下就离开了,不过随他出现的还有几陌生大汉,这些大汉看着不像什么善类。他们有时候简单交流下又离开,这些生面孔我一看就知道,肯定不会做出什么好事!”管理员大爷担忧道。

    “他们就为了找那只猫?”何平眼皮不自觉的跳下,幸亏自己来了,要不然静静恐怕早已遭到毒手了。

    “依我看,不单单是猫的事!所以啊,小伙子,既然静静要回去,就尽快带她走,最近这里不安全,走了也好,走了也好…”管理员大爷摇着头,有些惋惜的说道。

    何平刚把要绑架静静的人处理掉,唯独漏了带眼镜的年轻人,不过现在不是追踪他的时候,想来也就是一个跳梁小丑,即便捉到也问不出太大有意义事情,在他身上浪费时间得不偿失。

    他对这些人的来历没有任何担忧,更多的是好奇。

    在茫茫人海中把目标锁定静静,更贴切的说是静静跟喵大人有关联。

    “伯伯,您说喵大人有奇怪的地方,不知道怎么个奇怪法?”何平问道。

    “来!”管理员大爷拍了拍何平的手,让他跟着自己。

    管理员大爷走到花坛边,指着花坛里的一株像韭菜的青草说道“这草俗称驱蚊草,这段后流出的汁水有点臭味,很早以前就用这个驱赶蚊虫。按理说猫不会吃草的,即便吃也不会吃这种有臭味的草。奇怪的是我经常看到它扯下一段,把汁水嚼出来又把草吐出来。”

    何平折下一段,草的折断处渗出绿色的汁液,嗅了嗅。贴近鼻子确实能闻到强烈的臭味,不自觉的皱了皱眉。

    如果是甘甜的青草,倒还符合情理,这么恶臭的草只为嚼出汁水,除了癖好,只能另有隐情了。

    “我想移植一株带去化验下,看这草有什么不同。”何平说道。

    “好,我拿小铁铲,给你挖一株出来!”管理员大爷想了想铁铲放哪里了,转过身匆忙离开。

    何平扫视四周,小区已经变得很寂静,楼上的等差不多熄灭大半。

    蹲下来仔细研究驱蚊草,除了感觉跟韭菜差不多外,倒没发现什么特别之处。

    管理员大爷手里拿着小铁铲走来,“好了,你撑着塑料袋。”

    何平接过管理员大爷递来的白色塑料袋,用四指把塑料袋口张开。

    管理员大爷把带有一坨土的驱虫草放进塑料袋,何平把叶子露在外面,根连着的土上缠绕了几圈而后打了个结。

    “好了,其它也没什么事,孩子,你们注意安全,快回去吧!”管理员大爷把事情都说了差不多,心里也踏实了。

    “嗯,谢谢伯伯,再见!”何平点头感谢。

    “哎,快回去吧!”管理员大爷看着何平离去,眼神之中依然闪动着担忧。

    何平敲门,静静打开门后看到何平手上拿着驱虫草,“你们挺能聊的,饭做好了,菜好了,趁热吃吧!”

    何平把驱虫草放到餐桌上,去厨房洗了下手,坐到餐桌前,端起静静盛好的饭正要吃,犹豫下问道“喵大人一直跟在你身边,你有发现它有什么特别吗?”

    静静不知道何平怎么突然这么问,想了想,回答道“跟普通猫倒没什么区别,就是很聪明,也挺懂事!”

    “它喜欢吃这草你知道吗?”何平指着驱蚊草说道。

    静静不知道何平怎么知道喵大人喜欢嚼这草,惊愕问道“你怎么知道它喜欢嚼这个?我看它经常嚼这个,说了它很多次,好了一段时间,还是忍不住嚼这个草,跟抽烟上瘾了一样。”

    “看来这草还真有些不一样。”何平听静静这么一说,对这草更加好奇,说不定是了解喵大人的一个密码。

    “有什么问题吗?”静静问道。

    “没,吃饭吧,嗯,好香!”何平夹一块肉放进嘴里嚼了嚼,满意的点头说道。

    “嘿嘿嘿,多吃点,喵大人也喜欢吃肉!”静静也夹了一块肉放进嘴里。

    晚饭吃完,静静正在收拾,何平站在阳台看向后山,突然想起什么,问道“静静,你老家有这种草吗?”

    “有啊,我家附近就有,喵大人经常出现在我家附近,我看它吃这草以为它饿了,喂了它几块面包就赖着不走了,后来才知道它是流浪猫。怎么了?”静静回答道。

    “噢,看来它挺喜欢吃这草的。”

    何平走回餐桌揪下一个草尖放进嘴里,气味虽然有点臭,放进嘴里有些微苦,被唾液融化后有一丝甘甜,之后满嘴的清凉,那股清凉似乎沿着神经遍布全身。

    “滴,滴”

    何平低头看了下手机,拿起包好的驱虫草走到阳台前。

    围墙外站着一个人影和何平四目相对,何平把驱虫草丢了出去。

    白色的塑料袋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落入墙外的黑影手中,黑影接到草后,没有迟疑,在夜色中快步离开。

    何平帮静静收拾了东西,由于走的匆忙,只简单的带些衣服和食物。

    静静想着暂时把东西放着,说不定还要回来住段时间,所以房子也没退掉。

    凌晨四点的时候,何平的手机上显示了一条信息。

    这条信息经过对驱虫草汁液研究和现有资料对比综合的结果。

    把部分都是何平不感兴趣的,其中一句话引起了何平的重视。“该汁液可以有效抑制细胞的分裂及组织增生,由于药效不稳定,很少用于临床药学”

    “那么说喵大人是自己给自己治病了,它又怎么知道这种草有这种特效?”何平又陷入沉思。

    何平不知道在喵大人身上发生了什么,可以肯定的是它不会无缘故的去嚼一棵气味怪异的草,如果这种草对自己有效果,那么它的身体里一定发生了什么变化,才用这种草的药效去压制。

    天色渐渐亮起,何平坐在窗前,看着鱼白的天际。

    室内的光线渐渐亮起,何平看了看时间,六点钟。

    他褪去衣服,把门打开一条缝隙,看到静静卧室门下有一条亮光。

    “可能是要走了,静静也睡的不安稳吧。”何平猜测,打开门走向卫生间洗浴。

    何平刚走到卫生间门口,卫生间的门打开了,静静薄纱睡衣里若隐若现的露出肉色。

    何平本想偷偷的进入卫生间洗浴,在偷偷的出来,只是没想到只穿条黑色内裤的自己跟静静遭遇上了。

    四目相对,显得格外尴尬。

    时间变得很沉重,大厅里回响着钟表指针啪嗒啪嗒的声音。

    “我…”两人同时开口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何平僵硬的身体抖了下,说道“以为你还没醒,我想洗个澡!所以…”

    “我眼睛有点酸,刚才用毛巾擦了下”静静红着脸解释道。

    “眼睛怎么了?”何平关切的问道。

    “没事,你先洗吧!”静静低头看了下自己的睡衣,从耳朵红到脖子,像个受惊的小兔,想表现出镇定化解尴尬,但还是掩饰不住内心的羞涩,慌忙走开。

    何平打开淋雨,水哗哗流下,冷水从头上流到有些红热的脸上。

    “刚才怎么没听到静静进入卫生间?”何平疑惑问自己。

    可能是自己刚才想问题太入神,加上心里没有太多警惕,才没注意周围的动静。

    冲去全身的疲倦,头脑变得无比情清醒。

    一尘不染的感觉让何平心情变得很愉悦,穿好衣服又走到窗前,看着渐渐变亮的天空,天色蔚蓝,鸟儿也开始展翅高飞。

    “何平,我们什么时候出发?”静静轻轻敲了下门,轻声问道。

    何平把门打开,看着静静清澈的双眼,嘴角不自觉的扬起。

    要是初次见面,静静会感觉面前这个人有些不礼貌,即便对方有一副英俊的面孔。

    而此时,却感觉特别温暖。就像刚从地平线升起的暖阳,第一道光线透过窗户洒进空旷的房间,柔和、迷人。

    “准备好了,我们这就走吧”何平从抽屉里拿出枪带在身上。

    静静第一次这么近的距离看到真枪,没有危机,反而感觉特别踏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