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寒门栋梁 > 第三七三章 腰牌
    前来传旨的太监是吴经。

    吴经这一天可是有的忙了,以往他本是跟在大太监李广身边的,是第二号人物。可今日早晨李广死了,吴经便顺理成章接替了李广。

    当然了,李广是传奉官,弘治皇帝因为今日心情太差,对李广恨到了极点,便打定了主意要废除传奉官这一职位。吴经也就没有当上传奉官的可能了。

    再有,通过李广这件事情,弘治皇帝更加清楚的认识到太监应该如何使用,在压制他们的同时,还要巧妙利用。所以吴经虽说顶替了李广,但却没有当初李广那样的权利了。

    不过,即使这样,吴经也是心下万分欢喜,一张肥胖的白脸上始终挂着得意的微笑。走路都是昂首向天,就是连出气似乎都感觉非常顺畅了。

    人呐!没想到转变的就这么快,本来还以为需要再熬上个十年八年,甚至更多的年头才能混出个模样,和李广比肩。可没想到,李广个老家伙竟畏罪自杀了。也难怪了,这家伙死的其实一点儿也不冤。什么叫没有头脑啊,李广就是典型的没有头脑之人。

    难道就忘了在成化年间那乌烟瘴气的几大门派吗?到了弘治皇帝时候,他还搞那些神神道道,很是邪乎的东西,这不是一步步在往死路上走吗?

    再说了,小公主的死其实和李广又有多大的关系呀,他若是不放出建造毓秀亭后,宫里就一切太平的话来,想来还不知要得势多久。

    真是该着死了,神鬼都拦不住啊!

    我吴经可不能学那李广,我吴经要做好这个太监的头子,闷声发大财不说,还要名垂千古呐!

    总之一句话,现在的吴经是忙并快乐着。

    今日他已经是第二次传旨了。第一次是给大太监,他的顶头上司李广传的旨,这一次是给一个叫寇沛涵的姑娘传的旨。

    寇沛涵闻听有自己的圣旨,顿时愣住了。皇上为何会给自己一个小人物下圣旨?虽然说自己现在是太皇太后的义孙女,但皇上好像对自己根本不感冒。

    此时的孝肃周太皇太后倒是一脸笑意,朝寇沛涵轻轻点头,说道,“本宫琢磨着这圣旨也应该到了,涵儿偷了李广那么重要的东西,立下了大功,皇上岂能没有封赏?去吧,快去接旨吧!”

    太皇太后毕竟是眼看弘治皇帝长大的,对弘治皇帝很了解。

    寇沛涵便急急的出来,匆匆瞥了一眼白胖子吴经,跪倒接旨。寇沛涵并不认识吴经,但她却清晰的看到站在吴经身后,哈腰低头,很是卑躬的张永。她早就从周致和张永口中得知,张永是吴经的常随,那么眼前这白胖的矮太监定然是吴经了。周致早就告诉了她吴经的所作所为,所以寇沛涵也就暗暗对吴经很是痛恨。

    在张永哥身边,还站着一个身材魁梧的太监,那太监年龄要比张永大出不少,有四十岁的模样。他此时一副奴颜媚骨的模样,两只小眼睛饶是谄媚的瞥着吴经。他正是接过了李广手中枪的刘瑾。

    吴经从皇帝手里得了圣旨,起初还不知寇沛涵是周致的娘子。可随后一问,便很是清楚了。吴经不禁顿时气得咬牙切齿。

    奶奶滴!不成想周致的娘子竟有这般大的本事,能讨得太皇太后的欢心不算,竟还得到皇上这么大的赏赐。看来这周致真是咱家的眼中钉肉中刺了。

    行,日后咱家和周致还必须要好好斗斗,这周致现在虽只是秀才,但绝不可小觑了。

    阴郁着一张白脸尖声尖气的宣读圣旨。

    圣旨是对寇沛涵的封赏。按照弘治皇帝的说法,寇沛涵揭露李广有功,赏赐绸缎一百八十匹,白银六千两。

    这只是一些物质赏赐,其实并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皇上虽没彻底明确寇沛涵的身份,但却御赐了一面腰牌。凭着这面腰牌,寇沛涵可以随时进宫,不受任何人的阻拦。

    要知道,弘治皇帝御赐出的这样的腰牌,在吴经印象里好像拢共也没超出六面,可寇沛涵——周致的娘子竟得到了一面。

    这是一种无上的殊荣。

    腰牌虽不能代表任何权利,但有了这样一样东西,想来谁还会为难寇沛涵?这就说明了她和皇家有关联,而且关联还是不小呐。

    弘治皇帝能赐给寇沛涵这样的东西,也有王恕在其中起了作用。在弘治皇帝想来,这样也可以对老王恕一个交代了。

    圣旨虽绝口未提到周致任何一个字,但也让吴经着实不爽。他宣读完了圣旨,狠狠瞪了跪在地上的寇沛涵一眼,暗暗骂道,“你个小妮子,不要以为有了腰牌,得了皇上的赏赐就神气了。哼!咱家想收拾你,只是稍需时日而已。

    小妮子,你只能自认倒霉,瞎了眼睛吧,谁让你嫁给了周致?”

    寇沛涵谢过圣恩后站起身,飞快的朝张永哥看了一眼,便扭身回头,并不理会吴经等人,径直回了太皇太后的寝宫。

    也难怪了,寇沛涵早已寻思道,对吴经这样的阉人,绝对不能正眼视之。你是我老公的仇人,那就更是我寇沛涵的仇人了。

    吴经和刘瑾闹了个索然无趣,也不便去拜望太皇太后了,便怏怏的转回身回去复旨。

    至于张永,此时很欣喜。

    他惊叹于寇沛涵的造化,又是对寇沛涵极为佩服,更重要的是为寇沛涵和周致高兴。

    寇沛涵又去见过了太皇太后,太皇太后笑道,“有了这面腰牌,呵呵,涵儿就可以随时可以见到本宫了。

    涵儿可是要记住了,你可要隔三差五就来看望本宫,莫要本宫想的厉害了。”

    寇沛涵则是满脸含笑的安慰太皇太后一番,这才向她辞行,从清宁宫出来。

    夜已很深了,寇沛涵悄然出宫,有了腰牌,自然来去自由。

    宫门外不远处,周致和齐彦武还在冷风中焦急等待着。周致此时几乎要闯宫去寻涵儿了。涵儿到底见没见到皇上,涵儿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就是涵儿在宫里遇到了危险,张永哥也应该出来报个讯息呀。

    当看到娇妻涵儿匆匆而出,走路很是欢快,周致的一颗心旋即就放了下来。

    夫妻相见,周致再也顾不得齐彦武在场,伸出双臂便是把寇沛涵拥入怀中。寇沛涵则是激动的说道,“老公,成了,我们的事情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