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天行 > 第二十八章 助你解脱
    见御天行就这么架了个马步准备出拳,众人面面相觑,不知其是何用意。

    “这位御公子,该不会什么招式也不会”

    这样的念头在脑海划过,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容不得熊千军多思,极招怒出!

    砰!!!!

    交击一瞬,宛如闷雷炸开,地砖碎裂,轰然一爆,气劲四散!

    前所未有的力量冲击己身,御天行猛然大喝,力量完全释放!

    “呕”

    被反震之力倒退数步,捂住胸口,呕出一口鲜血,熊千军惊愕道:“公子好强的力量!”

    御天行稳立原地,硬接龙形元气贯体,只感喉咙一甜,险些呕出血来,但终是压了下去。

    围观众人,尽皆大吃一惊!

    不用任何招式武技,单凭一拳,击败了自家馆主!

    “怎么可能,咱们馆主可是远近闻名的强者,这”

    “这家伙到底从哪里来的,莫非是边境之外?听说荒野外怪人特别多。”

    经脉灼热,熊千军抹去嘴角鲜血,心中是十分尴尬。

    原本还考虑这招会不会伤到眼前人,没想到结果却是自己被震飞吐血,只得佩服道:“公子不出武技便能败我,熊某由衷佩服!”

    闻言,御天行缓了会儿,才抱拳道:“熊馆主误会了,在下不是不使用武技,而是根本不会。”

    语气很无奈,熊千军听了想打人。

    如此战力,的确不输自己,若是生死之战,胜负犹未可知,御天行问道:“熊馆主,可愿教导在下?”

    “哈,”苦笑一声,熊千军转身叮嘱道:“还看什么,赶快去操练!”

    众人作鸟兽散,熊千军看向御天行,沉声道:“还请公子入内一谈。”

    入屋中,御天行一落坐,便问道:“恕我冒昧,不知熊馆主的实力,在这南阳城中如何?”

    穿好武袍,熊千军抿下一口茶水,他算是明白了,眼前的这家伙,什么也不知道。

    “嗯这之前,我想知晓公子修为到了哪一步?”

    “炼体巅峰吧。”

    “噗!”

    合上茶杯盖,熊千军擦了擦嘴角茶水,瞪大眼睛道:“炼炼体?”

    猛然起身,熊千军确认道:“真是炼体?”

    “真是炼体。”

    深吸一口气,熊千军快速道:“熊某的修为,已到正罡巅峰,在南阳城的武者中能排到前十。

    即使如此,放眼整个大魏,熊某的实力仍是不足一提。但是,公子不同!公子修为不过炼体巅峰,单凭拳头就能败我,这是奇才,天才!”

    放下手中茶杯,熊千军紧盯着御天行,问道:“公子年龄几何?”

    “十七。”

    “”

    深吸一口气,熊千军瘫坐在椅子上,又兴奋地问道:“敢问公子修的是何功法,师从何处?”

    御天行看着熊千军的狂热模样,迟疑道:“法诀唤作《小五行诀》,在下不过闲云野鹤,无师门。”

    “《小五行诀》不曾听说的名字,算了,公子,我无能教导你,但我的师傅也许能给你指导!”

    “哦?熊馆主的师尊?”

    紧紧握拳,熊千军沉声道:“师傅苦于先天巅峰多年,他若见到你这样的天资,定会欣喜若狂!”

    先天巅峰?

    与《小五行诀》的创造者一样,又是无路可走之人?

    御天行首次感到,武道之路的断点,离自己是如此的近。

    “公子请稍等。”

    紧接着,熊千军起身进了内屋,片刻后出来,双手捧着一柄宝刀,沉声道:“此刀乃是师傅的信物,公子拿着此刀去胤天城,定能寻到师傅。”

    “这”御天行皱眉道:“不知熊馆主师师傅名讳?”

    尴尬地挠了挠头,熊千军道:“我连他老人家具体方位都不知道”

    这算是什么师徒?

    不过,在胤天城,倒是不与行程冲突,御天行起身接过宝刀,感激道:“多谢熊馆主。”

    将宝刀系在腰间,御天行最后问道:“依熊馆主之修为,对上仙道修士,如何?”

    “修士?”熊千军苦笑一声,叹道:“练气境的修士,若能近身,定能杀之,但一旦筑基,遇上便是必死无疑。”

    这就是武者与修士之间的差距吗?

    御天行神色微动,熊千军见状补充道:““不过,师傅的实力,比肩那些达到金丹境界的大修士!”

    调息片刻,自南阳武馆告辞后,御天行回到先前杂技表演处,人群已经散开,原地只余那只狗,和杂耍人。

    收拾完东西,杂耍人一鞭子抽在狗身上,喝骂道:“贱狗,老子为了买你花了多大的功夫,你就给老子挣这么点?!”

    身子蜷缩成一团,似人样的眼睛闪烁着泪光,狗任由鞭子打在身上。

    “不知阁下从何买下这只神奇的狗?”

    一转身,杂耍人见到来者气度不凡,迟疑不决,似是有所疑虑,最终仍是道:“回大人,此狗是小的从胤天城带回来的,据说据说,是”

    看看四周,杂耍人小心地上前,附耳道:“是四皇子培育出来的狗”

    四皇子?御天行一挑眉,问道:“你能靠它赚多少钱?”

    “这,唉,回大人,小的花了百两银子买下这只狗,就是看中它会唱歌。可,可是大家都被它的脸吓到,很少能赚到钱”

    “原来如此。”

    走到地上那只狗身旁,俯下身子,御天行细声道:“你可想活?”

    满是怨气的眼睛盯着御天行,狗缓慢而坚定地摇了摇头。

    “既然如此,我便助你解脱。”

    杂耍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见刀芒闪过,狗头落地,溅洒一地鲜血。

    眼睛缓缓阖上,突如其来的解脱,也算甘心。

    “大人,大人你这是做什么!唉哟,小的身家全赔在这只狗身上了,大人呐”

    拭去刀锋鲜血,御天行侧身道:“你可知,此狗实际上乃是以三岁婴儿炼成,十不存一,手段极其残忍?”

    “什么?!”

    杂耍人瞪大眼睛,先前心中虽有隐隐约约的猜想,但眼前人直接说出,还是让他惊骇无比。

    随手丢下一锭糜云所赠的银子作为补偿,御天行转身离开,叹道:“这只人狗,竟与大魏四皇子有关?”

    皇帝老儿的这些个儿子,没一个正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