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地狱,你在人间 > 第261章 还是跳了
    苏父劝了我很久,让我好好的活下去,他已经老了,该做的事情也都做了,但是我还年轻,还有很多的不确定性,未来的路也很长。

    这些道理我都懂,我也都明白,可是知道归知道,做起来又是另外一件事情,而且很难,我不确定自已有勇气能够好好地做下去。

    “阿妍,不管以前发生了什么,我希望你可以跟苏然一直好好的活下去,帮叔叔照顾好苏然,我欠她的太多了,这辈子换不了了,下辈子再换吧。”

    苏父说着这些话让我很担忧,这不就是道别所说的话吗,我不知道苏父下一步要干什么,但是总有一种深深地担忧。

    我目不转睛的看着苏父,就怕他趁我不注意给跳下去,我害怕,又是因为我的一个疏忽,让一个活生生的人消失。

    苏父说完那句话之后,又说了很多,前后没有任何的联系,就像是突然说出了那么一句话,没有经过大脑思考一样。

    然而我心里清楚的很,那才是苏父想要表达的真实的意思,那才是他的真实想法,他是在跟我道别,跟我嘱托。

    我一直在听着苏父说话,我俩聊了很久很久,从我上楼之后,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在周围看着我们的人,应该心都是悬着的吧,这么长时间的高度紧张,肯定都累坏了,我想要去看看他们的状态,但是又不敢看。

    苏父突然站了起来,我吓了一跳,赶忙跟着他站起来了,我以为他就这么放弃了要跳楼的想法,想要跟我下去了。

    所有的人也都把心悬到了嗓子眼儿,看着我们的一举一动,都想要冲上来把我们给拉下来。

    苏父没有直接跟我走下去,而是面对着我们对面的一群人站着,我看了他一眼,但是从脸上看不出任何的线索,不知道他此刻想的是什么,也不知道他的心情究竟是怎么样的。

    苏父突然沿着屋檐往旁边走了几步,我紧跟在后边,生怕他做什么想不开的事情,他突然停下的时候,我还晃了一下,差点儿没刹住车。

    我看着停下来的苏父,背对着下面,向前深深地鞠了一躬,很久没有起来,我看着他,心里有些感动,觉得自己这一下午的陪同是值得的。

    但是下一秒就让我彻底崩溃了,苏父用力将我往前一推,自己往后一仰,倒了下去,我向前扑倒在地。

    看见周围的人一窝蜂的冲上前,完蛋了,我脑海里的第一个想法,不敢回头去,因为我已经猜到了一切,可是不想去面对。

    我害怕一回头,我想看见的人不见了,而且是永远永远的消失不在回来了,他们所有人的反应已经告诉了我答案,可我就是不想接受。

    这个时候,常遇爵跟莱斯一起跑了上来,我愣在原地没有动,他们两个同时上来把我扶起来,我呆坐着,就是不敢回头。

    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着,已经哭的泣不成声了,心灰意冷,我无法接受身后发生的一切。

    周围的所有我都不想理会,也完全屏蔽掉了,周围再怎么吵,有任何的声音我都不想去理会。

    我知道苏父已经离我而去了,现在才知道他为什么要往前走,因为下边有个充气垫子,跳下去只会掉到垫子上。

    往前走的那几步,已经表明他已经做好了必死的打算,什么都不能阻挡他,也许这时一中队苏母的爱吧,没有苏母,他活不下去了。

    又是我,又是我,全都是因为我,一个一个的人从我面前消失,因为我生活遭遇不幸,我想要冲过去也跟着苏父的脚步跳下去。

    常遇爵跟莱斯在我旁边陪着,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我好好的调整了一下,尽量让自己把话说得顺畅一点。

    “求你们帮我找到苏然,好好地照顾她,求你们了,一定要照顾好他,让他好好的活下去。”我一遍一遍的重复着,常遇爵跟莱斯也在旁边点着头。

    我突然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卯足力气就像往前冲,但是被常遇爵一把给拽了回来,朝着我喊了一声,“你想要干嘛!”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还有什么脸面活下去,我还能活下去吗?”我哭的声嘶力竭,特别的绝望。

    常遇爵把我抱在怀里,我忘我的哭了起来,特别特别的伤心,莱斯在旁边看着,面无表情,我越来越看不懂他了。

    突然意识到,莱斯怎么现在才上来,他明明跟我一起过来的,为什么不上来,而是偏偏要跟常遇爵一起过来我不明白。

    我现在还不能死,还没有找到苏然呢,我要先把苏然找到才行,等到苏然有了寄托,好好地托付给一个靠谱的人才行。

    过来了一个警察粘到我的旁边,好像有话要对我说的样子,我挣扎着站起来,靠在常遇爵的身边,看着那个警察。

    警察表情很凝重,“姜小姐,苏先生他……他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警察说的话已经是我的意料之内的话,可是我还是接受不了。

    虽然早已知道的结果,但是听到的时候,还是内心咯噔一下,刚刚憋进去的眼泪,有一下子涌了出来。

    常遇爵帮我谢过了警察,一直抱着我,莱斯在旁边一点表情都没有,也没有对常遇爵做些什么。

    明明昨天莱斯要我答应跟他结婚,现在我跟常遇爵这么腻腻歪歪,然而莱斯却一点儿表现都没有。

    虽然很纳闷,可是心里还有些欢喜,只要莱斯不来招惹我就是好事儿,现在的莱斯对我一定是有什么图谋的,虽然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有什么利用价值。

    警察要我们一起去警察局做个笔录,电梯还没有修好,我被常遇爵搀扶着往下走,本来心情就特别的沮丧,看不清路。

    走的时间久了,就把路都看花眼了,一个踉跄,就从台阶上摔了下去,还好只有三四个台阶,而且被常遇爵扶了一下,没怎么伤到。

    我顺势瘫坐在地上,常遇爵在旁边问这问那的,关心着我的伤势,我只是摇摇头,想要坐下来休息一下。

    二十多层楼的台阶,上来的时候,只是一个劲儿的往上走就行了,虽然很累,但是不会受伤,现在看着台阶就会看花了眼。

    常遇爵在旁边等着我,莱斯全程一直没有说话,就只是在旁边,像是一个局外人人一样,我们都是无关紧要的人。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也不知道他究竟有没有什么坏主意,我也没有心思去想这些东西,就算现在把我害死了,我倒是解脱了。

    一个连死亡都无所畏惧的人,也就没有什么可以值得害怕的东西了,任何的折磨都不算什么了。

    走走停停,我们下台阶的时间走得比我刚刚上台阶走的时间都长,下去之后,常遇爵故意让我避开苏父跌落的地方,怕给我心里留下阴影。

    但是我想来想去,还是决定想要过去看一眼,就算是让我记住这一幕,虽然不是什么好的回忆,甚至是说可怕的回忆。

    常遇爵全说了我很多遍,我依然很坚持,他实在是没办法,只想着尽量拖延一点时间,让我看到的东西尽可能少一点。

    他知道这个时候都在处理现场了,我们去的时间越晚,能看到的可怕的东西就越少,常遇爵的心思我都明白。

    我们磨磨蹭蹭,终究还是走到了那个地方,在一个拐角,我就能看到苏父落地的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