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霸爱囚宠 > 一百五十一章 烦乱
    外面的天已经蒙蒙亮了,韩睿琛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觉得睡得脑袋发麻,他伸出胳膊,揉了揉眼睛,总觉得眼前,模模糊糊看不清楚。

    他的胸口疼的厉害,喉咙也干的说不出话来,他伸出胳膊想要触碰放在床头柜上的水杯,可是一挪动身子才发现自己全身都疼仿佛像是散了架子一样,说不出来的难受。

    他一动身子,躺在他身边的方政已经感觉到了,方政迷迷糊糊的抬起头,他的侧脸已经压的发红了,他努力睁开眼想要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二哥,你什么时候醒的?”方政懵懵的看着韩睿琛,慌忙伸出手去拿床头柜上的杯子,从饮水机里接了满满一杯水递给韩睿琛。

    “我没什么事情!”这些伤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大伤,他曾经受过的伤,要比这次严重的多。其实他也不过昏迷了三四天而已,在这30天里,他还都有意识,这说明伤的还不是太重。

    “闫沐回来了吗?”他记得昏迷之前他是去找韩御晟了,当时也是他自己太过冲动,考虑的事情终究还是太少了,只是因为遇到有关曲向暖的事情,他就会欠缺思考变得冲动起来。

    “没有回来!二哥,你受伤不会是因为去找韩御晟有人去了吧?二哥,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冲动,形式风格都完全不像你了!”

    韩御晟伸出手臂挡住自己的眼睛,总觉得自己的左眼好像出了什么问题,看东西总是模模糊糊的。

    “不是!不要乱猜了!”这次的事情好再有毒蛇突然出现,否则他的命恐怕这次就真的交待在那里了。

    韩睿琛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久,这几天时间没有回家,曲向暖不知怎么样了,会不会还在担心他!

    “暖暖呢?我受伤的事情没有告诉她吧!”

    “放心吧,我们说你是喝醉了所以没有回家,本来是想用你的手机给曲向暖发短信的,可是找了半天也没发现你的手机!”

    韩睿琛再三番找了自己的口袋,本来他的手机就放在上衣的口袋里,可是现在口袋里却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看样子手机是丢了。

    他皱起眉头,只希望自己的手机没有落到怀有不良心机的人手里。

    “方政,比如你的手机我打个电话!”他已经几天没有回家了,要是喝醉了,在外面睡一夜倒是很可能,可如果说接连两三天还是没有回家,如果说是酒醉就完全没有可信度了。他必须要好好的想一个理由,曲向暖现在估计已经在家里担心疯了。

    他拨打了曲向暖的手机,但是却没有人接听。

    他皱起眉头,可能是因为曲向暖这个时候还在休息,没有起床,所以才没有听到手机铃声,他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可是第二次拨打依旧没有人接听,第三次,第四次……韩睿琛又接连试了几次,可是结果都是一样的。

    他挣扎着起床,虽然身上现在痛得要命,可是比起这些伤痛,他 更在乎的是曲向暖是否安好。

    “二哥,你这是要去哪里呀?你身上还带着伤呢,我给你做了初步的身体检查,你胸腔的肋骨就断了两根,根本不能剧烈活动,再加上你车子之前撞在栏杆上了,有些轻微的脑震荡,还是呆在医院里接受治疗一段时间,等到休养一段时间以后再说吧!”

    韩睿琛摇摇头,他根本就等不了那么久了,曲向暖现在恐怕是遇到了什么危险,虽然这有可能只是因为自己太过担心产生了幻觉,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曲向暖要是出点什么事情,他一定会第一个疯掉。

    “我要回家去!”

    方政不再阻拦,他也是有妻子的人,知道韩睿琛在担心些什么。

    方政直接开车跟着韩睿琛回了他之前住的那栋别墅,别墅里空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厨房里的窗户开着,因为前天晚上还在下雨,雨水从窗户外面打了进来,沾湿厨房的桌子以及地板。

    起初韩睿琛还以为曲向暖是早起出去晨跑去了,可是看到厨房窗户渗进来的水,停顿了一会儿才意识到发生了不好的事情,曲向暖恐怕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毕竟她如果在家的话,不可能不知道下雨要关闭窗子,怎么可能任由雨水渗进来!

    他攥紧了拳头,看来他之前对韩御晟还是太过善良了,就是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心软,所以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恐怕他刚警告完韩御晟,曲向暖就被抓走了。

    他一拳头砸在墙上,他真恨自己没用,在这样关键的时刻,却躺在医院里,没有办法保护曲向暖,他无法想象曲向暖到底经历了什么,可是从房间的整洁度来看,没有大面积的打斗痕迹,像曲向暖那样单纯善良的人,怎么会想到人心险恶呢?恐怕被别人绑走之前还都被蒙在鼓里。

    韩睿琛现在根本就没有时间冷静下来思考,他在这里每耽搁一分钟,曲向暖都可能会发生危险! 曲向暖是他的命!

    他来来回回的踱着步子,此刻的他心早就乱成了一团麻,他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所有的错误都是因为他的一时冲动,果然冲动是魔鬼,到最后来受伤的还是曲向暖。

    “二哥……”方政已经意识到此刻室内的低气压,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者说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劝。

    他站在暗影里,灯光照不到的地方,沉默着抬头。

    现在要他怎么做呢, 他应该怎么做!

    仿佛这么多时间来做的所有努力和所有调查全都白费了,全都不重要了,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处像是硬生生被挖去了一块,空荡荡的但是疼痛确刺激着他的五官。

    “给池云朵打个电话!”他此刻还抱有一丝侥幸心理,希望是自己多想了。

    池云朵这段时间以来一直都在忙工作的事情,虽然表面上说是在忙工作,可是并不代表她不关心杜慕白的事,可是她一个人的力量,终归是太渺小了,根本起不到多大的作用。

    池云朵看到一个陌生号码时第一反应是选择挂断,可是方政再一次拨了过去,或许是被弄的心烦了,池云朵还是选择了接听这个陌生电话。

    “池云朵,我是方政!”

    池云朵听到是方政,也放下了防备,“原来是方政医生,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前段时间我听说你一直都在照顾曲向暖,所以想问你一些事情!”

    池云朵已经两周时间没有回去了,所以有关曲向暖的近况她也不是太了解。

    “你最近有没有见到曲向暖,我说的是昨天?”方政非常焦急的捏了一把汗。

    “没有!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曲向暖了,怎么了?这是出什么事情了吗?”池云朵多少还是听得出来方政语气里的担心,看样子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否则也不会找她询问曲向暖的最近情况。

    “好吧!”方政朝着韩睿琛摇了摇头,意思是池云朵也不清楚。

    此刻的韩睿琛就像快要引爆的定时   炸弹,满身都是戾气。他从口袋里的掏出了打火机,以前从来不抽烟的,可是现在却觉得烟是个好东西。

    “等一等,先别挂断电话,需不需要我过去帮忙?”池云朵问。

    “不用了,对了,毒蛇最近回来了!”方政知道池云朵算得上是毒蛇的下属,只是稍微提醒池云朵一下,不要到处跑了,说不定你的首领现在正在寻找。

    听到自己的首领回来的消息,池云朵身体一僵,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情,可是她之前的确是做错了事情,做错事情就要付出代。

    方政挂断的电话,现在已经没办法确认曲向暖去哪里了。

    “二哥,那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呢?我们要去哪里找曲向暖?”

    韩睿琛抽完了一根烟又点了一只, 他已经想过了,就算这次拼死拼活也要找回曲向暖,曲向暖很可能就是被韩御晟的人绑走了。现在就算马上找到韩御晟和他理论, 韩御晟也不可能老老实实放人,有了前车之鉴就是应该小心一点。

    “方政,这样吧!你去找毒蛇,从他那你给我挑几个身手好的人,我已经想好了,这次就算是硬拼也要把人给我抢回来!”

    方政有些无可奈何,说什么硬拼,可是仅仅是人手这一方面,他们就已经失去了优势,更别说是动起手来了。

    “二哥,不要冲动了,不能因为曲向暖,就把自己的命也搭进去,你不仅仅有曲向暖,你还要考虑整个恒远集团,还要考虑我们这些兄弟们……做什么事情千万不要胡来,二哥你不是一向最有分寸的吗?”

    韩睿琛蹲下身,双手抱住头,手指插在自己的头发里,他现在这般颓废,就如同是行尸走肉,失去曲向暖对他来说就是失去了整个世界。

    “那你要我怎么办?暖暖现在可能有危险,我必须要救她,根本估计不了那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