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给大佬送绿帽[快穿] > 58.十八线小网红
    订阅率不足百分之五十, 此为防盗章, 购买一半入v章节后可看正文

    “老……公?”路柔柔捂着唇, 不可置信的在二人身上来回扫荡。

    纪家明对外一直是单身,很少有人知道他结婚了。

    叶清南假装这会才发现路柔柔, 她不好意思的笑笑,表现的要多无辜就有多无辜, 白莲花气质上身:“老公不好意思啊!我刚刚进来时没看到这位小姐,不过既然是你朋友,让她知道我们结婚也没事。”

    大大方方的伸出手:“你好, 我是叶清南,和家明结婚两年了。”

    路柔柔神情恍惚:“我是路柔柔。”

    双手相握,叶清南身为一个大小姐,养尊处优,指骨精巧, 纤细而洁白,指甲盖是淡淡的粉色,带着健康的小月牙。相比之下,路柔柔不过是小康之家, 即使父母疼爱, 也免不了做些家务, 手自然就糙了。

    “你来做什么?”纪家明难掩厌恶道。

    他对这个联姻的妻子一点好感也没有, 蛇蝎美人, 死皮赖脸, 高傲自大, 偏偏父母喜欢,只能忍气吞声的和她结婚,这简直是他人生的耻辱。

    “还不是你的助理给我打电话。”叶清南摇摇手机,没好气道:“不然这大热的天,我到医院来喝茶啊。”

    对方不客气,她也不需要给好脸色。

    纪家明喉头一堵,后面质问的话也说不出口,奇怪的瞥了眼自己的妻子,这人在他面前一向低声下气,被说两句就能气的哭出来,现在这样?是想欲擒故纵?

    冷笑一声:“行了,我没事,你走吧。”

    叶清南也没想久呆,装模作样的说了两句场面话,光明正大的套出路柔柔‘救命恩人’身份后,她轻轻一笑,落落大方的向她要了联系方式,说是很喜欢她,感激对方的恩情,之后想请她吃饭。

    路柔柔想进娱乐圈,又没有资源,瞌睡来了就有人送枕头,自然乐意。

    她喜欢纪家明,崇拜纪家明,想进入娱乐圈也是为了他,现在有机会留在对方的身边,简直是天降大喜。

    叶清南出了医院,外面艳阳高照,火辣辣的晒在人的身上,有点难受。

    系统不解:{你刚刚就该把他们两人分开,为什么要和路柔柔来往?}

    {上辈子路柔柔不是叫嚣着自己不知道纪家明结婚了才爱上的,真爱无罪,求原主放手,成全他们。}叶清南冷笑一声,{这辈子我就把这层皮掀开,亲自带着她去上流的社交圈,把她当闺蜜照顾……你说,最后她还是和纪家明在一起了,会发生什么。}

    系统:{……}

    路柔柔凭借原主老公的资源混的风生水起,而原主不过是稍加打压,就被弄的身败名裂。

    如今一切倒带,重新来过。

    自然要让她和纪家明偿还。

    海妖可是记仇的生物。

    “嫂嫂?”一辆低调的豪车停在叶清南的脚边,车窗扭下,露出一张俊美的面容,男人带着温和的笑,眼底却毫无温度,像是冷血动物:“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叶清南茫然看着他,过了两三秒,这才从记忆深处将人掏了出来。

    “纪家言?”

    纪家言微微颔首,客气道:“没开车吗?需要我载你一程。”

    司机在地下车库里等着,叶清南转转眼珠子,徒然笑开了,活像见了兔子的老鹰,嗲声嗲气的说:“那就麻烦家言了。”

    只是做做样子的纪家言面孔有一瞬间的扭曲,没想到这女人真的敢应下,偏偏话出口,没法改。他撇撇头,示意对方坐在旁边:“不客气。”

    纪家是做医药行业的,历史悠久,家产庞大。医院里很多药都是他们家生产的,包括昂贵的特效药。想想全国多少医院,多少人口,利润庞大,人买衣服吃饭可以抠,买药能抠吗?

    命都没了,谁在乎钱。

    纪家言是本家的天才,前两年研究出了抗癌药物,下一任家主非他莫属。纪家明则是分家的人,他的爷爷和纪家言的爷爷是堂兄弟,到了这一代,两家的关系疏远了不少,只是逢年过节联系一下。

    即使如此,就凭纪家明姓纪,在外别人总要多给两分薄面。

    车内宽敞,叶清南坐在纪家言旁边,敏锐的闻到了淡淡的cuccl香水味,清淡冷静,一如他给别人的感觉。

    {我想睡他。}

    系统震惊的无以复加:{你想找死?}

    叶清南将鬓角的碎发挽到耳后,看着窗外鳞次栉比的城市,眼波流转:{纪家明能找个女朋友,我就找个比他还帅的给他带绿帽。}

    海妖无节操,睡男人就和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身侧有人,纪家言手里的文件看不下去,眼睛随随便便一撇,就能看到女人雪白的腿,像一块嫩豆腐。车内有空调,还是觉得热,他松松领带:“嫂嫂要去哪儿?”

    “带我去最大的商场,我要买买买。”

    前头的司机听了,默不作声的拐了个弯。

    纪家言‘嗯’了一声,没有多问的意思。

    叶清南好不容易找到个和海妖比都不逊色的男人,怎么肯放过他。拿出手机,打开**,对着自己的脸左看右看,感觉差不多了,这才娇娇俏俏的开口:“家言,你说我长的好看吗?”

    纪家言:“……”

    她横了一眼:“怎么不说话。”

    “……嫂嫂自然是好看的。”

    “比起明星如何?”

    纪家言简直想把这疯婆子扔下车,恨死了一时兴起搭话的自己:“…当然是嫂嫂好看。”

    “唉!我也觉得我好看。”

    男人嘴角一抽,不说话了。

    叶清南自己一个人也能玩的很开心:“可惜纪家明眼瘸,放着我这个大美人不吃,就喜欢清粥小菜。嫂嫂我命苦,嫁了个男人守活寡。”

    司机:“……”感觉听到了不得了的东西。

    纪家言不耐烦:“你可以选择离婚。”

    叶清南摇摇头:“这可不行,好歹他长的好看,当个花**赏心悦目。”

    纪家言又不吭声了,显然是对她无语。

    叶清南也不怕他,以纪家言的身份,不会去乱嚼舌根,司机是个老实人,在纪家做了十多年,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

    车停在附近最大的商场,叶清南对着男人一个飞吻:“谢谢小叔子,嫂嫂下次请你吃大餐。”

    司机暗暗的看了眼后视镜,经过女人刚刚说的清粥小菜,他已经无法直视大餐两个字了。

    纪家言目光晦暗不明,那女人确实有一个好皮相,但……冷笑一声,他要什么女人没有,何必去捡纪家明的东西:“开车,去公司。”

    “是。”

    两个月的时间,足够叶清南摸清人类世界的规则。

    她提着包,拿着纪家明的副卡,使劲儿的刷刷刷,看到喜欢的就买。于是和路柔柔一起聊人生聊理想的纪家明,隔几分钟就被手机的短信提醒给闹的心烦意乱。

    刷了八千八。

    又刷了两万二。

    又又刷了三万五。

    ……

    又双叒叕刷了八十九万。

    两个人粉红又暧昧的气氛,消失殆尽。

    路柔柔脸红羞涩,心里想留下来,面上又过不去,羞羞答答、欲语还休的说:“纪大哥,天色不早了,我该回家了。”

    纪家明心里记挂着叶清南的事,没挽留,伸手递了张名片过去:“拿着,有事打我电话。”

    路柔柔颇为失望,又不敢表露丝毫:“那我走了。”

    男人按下手机里的号码,头也没抬,路柔柔尴尬的不行,见那人一点注意也不分给她,只能离开。电话响了好几声才接通,女人慵懒的嗓音传来:“什么事?”

    他冷笑一声,对自己的妻子一点也不客气,气冲冲道:“你干什么去了。”

    叶清南换个手拿购物袋:“购物。”

    理直气壮,听的纪家明想吐血,拉高声音:“我出车祸,你还有空去购物。”

    叶清南不惧他:“你就是死了,我也有空。”

    “你你你……”男人气的直哆嗦,过了半响,总算冷静下来:“现在不装了,之前不是还爱我爱的非我不嫁吗,我就知道是假的,念在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上,明天我们就把婚离了。”

    “你做梦。”

    话毕,她立马挂断电话,加入黑名单,世界清静了。

    还没玩够,凭什么离婚。

    第二天,叶清南就带着路柔柔,开始参加各种宴会。

    “你现在……要走?”

    “嗯。”点点头,她拿起一缕长发在指尖玩弄起来,神情似笑非笑,像一只终于等到兔子掉入陷阱的小狐狸,“有点事,需要解决。”

    “哦。”

    纪家言转过身去收拾餐桌,背影显得疏离落寞。

    叶清南挑挑眉,只当是自己的错觉,伸了个懒腰,不留丝毫痕迹的离开了。

    出租车上她将手机开机,偷偷的上网看了一下情况。纪家明的萝莉铁粉多,即使两次抓到他和路柔柔亲密的照片与证据,还是有大部分人在挺他,觉得是媒体捕风捉影。

    ——{纪家明又不是眼瞎,有叶清南这么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还跑去啃路柔柔,脑残吗?}

    ——{辣鸡媒体,整天瞎报道,祝早日倒闭。}

    叶清南关了网页,对着纪家明的未接电话视若无睹。

    现在还不能离婚。

    她有的是时间,不着急。

    就像狼来了的故事,信任是会被消磨的。一次、两次还能说是意外、巧合。但如果还有第三次呢?

    不说纪家明这个脑残货色会做出什么事,就单说路柔柔,她是一个有野心的女人,绝对不会甘心做一个地下情人,纪夫人的位置,才是她的目标。她要养起她的野心,将二人捧得高高的,再重重的摔下来。

    看了全过程的系统:{……}除了叫666外,它还能说什么。

    叶清南回到海边别墅时,一推开门,就见到纪家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手里端着一杯色泽清透的绿茶,雾气氤氲了他的眉眼。

    “你怎么进来了?”

    纪家明赶紧起身,神情激动的叫了声:“南南。”

    叶清南凶残一笑:“记得我之前说过的话吗?”

    “什…什么?”

    “你进来一次,我就揍一次。”

    男人猛地打了个哆嗦,整个人都不好了:“你你你冷静点,我来是有事和你商量,网上的流言你看了吗?你相信我,南南我爱你,我绝对不会主动做背叛你的事。”

    被动的就不算了,他略有些心虚的想。

    女人双手握拳,白皙软若无骨的手一把拽住男人的领带,将他整个人如同咸鱼般拖出了别墅,来到了外面的小花园,然后……毫不留情的动手揍。

    纪家明不懂,叶清南一个女人,哪儿来这么大力气。

    打的他毫无还手之力。

    “南南你别打了,听我解释,我对路柔柔真的没什么,你相信我……我爱你…”他双手护脸,十分窝囊的求饶。

    简直把他的脸全都丢尽了。

    幸亏这里的别墅区为了保证主人的**,间隔较远,没人看到。

    他安慰自己,男人被女人打是爱的勋章。

    这是叶清南吃醋在乎自己的证明,这么一想,心里就和吃了蜜般,甜滋滋的,又带着一股子优越感以及小小的歉疚。虽然是喝醉了后出现的意外,可自己确实是和路柔柔上床了。

    发生的事已无法更改,自己往后再补偿补偿南南就是了。

    叶清南可不管他心里乱七八糟的想法,好不容易找了个机会,有借口,能光明正大的揍这个渣男一顿,碍于他还没彻底弄臭他的名声,不能离婚,这会儿能虐他自然不会手下留情。

    她打人用的是巧劲儿,看着没什么伤痕,实际上疼的很。

    看纪家明不顾形象的嚎叫就知道了。

    “好了,打完了,你有什么话,就说吧。”叶清南掏出一张湿巾将五指细细的擦一遍后,十分嫌弃的扔到垃圾桶里,活像碰过碍人眼的脏东西似的。

    纪家明:“……”

    “没话说,那我就走了。”

    “不…不啊!我昨天晚上……”他话刚刚起了个头,就被叶清南打断了。

    “我知道的,你和路柔柔去酒吧喝酒被人偷拍了是不是,我不是让你送她回家吗?怎么跑去喝酒了。”叶清南摆出一副兴师问罪的姿态,实际上兴致缺缺。

    这路柔柔也不知道有什么魔力,每次纪家明见了她,就和没了智商一样。

    “柔柔说她心情不好,接了个烂网剧片子,觉得掉价,我就去陪她借酒消愁了。”纪家明绞尽脑汁,总算是弄出了个好借口。

    叶清南‘哦’了一声,也没说信还是不信。

    他又接着道:“她毕竟是我的救命恩人,又和你是好闺蜜,所以我昨儿就出手,帮她付了违约金,你不会介意吧。”

    呵呵!

    叶清南心中冷笑一声,都摆出双重身份来压她了,再反对,不就显得她不识抬举吗。

    人类的语言技术啊!果然博大精深。

    “你一个众所周知的结婚男人,除了长得不错,有钱点,还有什么优点吗?”她翻个白眼,毫不犹豫的把男人狠狠的诋毁一番,轻轻柔柔的声音,没有一句脏话,偏偏能说的人哑口无言,最后还下了个总结,“天底下男人一大堆,谁在你这棵有主的树上吊死那就是有病。”

    “叶清南!!”

    “嗯?我在呢。”

    “我有你说的这么不堪吗?你自个儿上网看看,有多少女人愿意和我在一起。”

    “噗。”她大笑出声,用宛如智障的眼神瞅着他,“照你这么说,网上还有一堆男的求娶我呢。人家随口说的胡言乱语,你也当真?喂!纪家明,你今年不是二十三,是三岁吧。”

    “……”

    “纪三岁你乖哦~姐姐给你买糖吃。”

    “……”无语凝滞,心中闷疼,怀疑人生。

    叶清南玩够了,就收了手:“行了,我家里开娱乐公司的,还能不懂媒体的德行,一点小事都能吹成天塌下来了,你去做个澄清,我转发。改天咱们叫上柔柔一起上个综艺节目,瞧着咱们好着,那些言论自然就散了。”

    纪家明又感动又愧疚,含情脉脉的盯着她,叫了声‘南南’,说:“你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