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快穿:一流妖王配神婆 > 第212章 此鬼市非彼鬼市
    "鬼市。

    此鬼市非彼鬼市。

    久久手里拿着一把羊肉串一边啃一边逛,跟在她身后的丫头宁安紧紧的搂住怀里的包袱,从她身边每走过一个人,她都很不友好的瞪着他,“你别那么紧张!”

    “四小姐,我们还是回去吧!这里都不是什么正经人。”宁安对她说话,眼睛却死死的盯着和她擦肩而过的人,好像随时要跟人拼命似的。

    “你放心吧!人都是人,正不正经我就不知道了。但是你也不用这么担心,都是生意人,你付钱他们卖你东西。你怀里就一件破衣服,还怕他们劫财不成?”久久递给她一根羊肉串,宁安摇头,“我不吃!小姐,你也别吃。万一被人下了药怎么办?咱们是没有财,可有色啊!”

    “开什么玩笑呢?”久久一口羊肉差点喷在宁安的脸上,“鬼市外头就是国色天香楼,就外头揽客的姑娘,各个都美的冒泡。那胸,那屁股。”久久手在宁安的身上比划了一下,“你我就是回炉重造个十遍都难达到那个程度,而且物美价廉,这里的人还用得着干劫色这样没格调的事吗?”

    宁安不高兴的嘟了嘟嘴没还嘴。

    因为她说的是实话。

    国色天香楼的姑娘都是南楼国的,地域的原因,各个大眼高鼻,个头比她们要高,身材也凹凸有致。

    南楼国被灭,这些女人流落至此为奴为娼,虽是被男人们喜欢,可在他们眼里,她们却卑贱的只是玩物。

    但,如此却也没什么必要来劫色了。

    “我们是来找鬼医的,四小姐你一路都在买吃的,是、、、哎!小姐你去哪啊?”宁安话还没说完,久久已经双眼放光的跑向一个摊位前,她无奈的跟了上去。

    宁安看了一眼摊位上卖的东西,一脸的疑惑。

    久久拿了一双虎头鞋,看了看放在一边,又拿起了一个拨浪鼓摇了两下放下,又拿了一对小银镯子爱不释手的看了又看,“这些我都要了。”她道,手拐了宁安一下,“付钱。”

    “小姐,我们买这些做什么?”宁安一边问一边乖乖的掏着银子。

    “送给年一一啊!”久久笑着道。

    “年一一?谁啊?”宁安更糊涂了。

    “你不认识。婆婆,还有其他的吗?这东西随处可见的,可就数您这儿的最精致了。”久久意犹未尽的问道。

    正坐在那儿专心拉着鞋底的老婆婆,抬头看了她一眼,笑着道:“姑娘想要什么,只要是孩子用的,你说的出来我就做的出来。我在鬼市里摆了五十几年的摊子了,可还从来没人说我的东西不好的。”

    “五十几年了?您手艺这么好,为什么要在鬼市里待着啊?就算在外头摆摊,生意也肯定不会差啊!这里龙蛇混杂的,婆婆您图什么啊?”宁安付了钱好奇的问。

    老婆婆闻言,冷笑了一声,“图什么?图个清静。这里清静,外头才是龙蛇混杂!”她说完,从下面的竹篮里拿出了一个小肚兜问久久,“这个姑娘要吗?我昨晚才做好的。”

    久久伸手接过了,这是一个红色的绣着两条金色鲤鱼的小肚兜。

    样式倒是寻常的,只是这两条鲤鱼却绣的活灵活现仿佛下一秒就会从肚兜上蹦出来似的。

    宁安见了,惊叹了一声,“好漂亮的鱼啊!跟真的似的。”

    久久看了看,却笑着还了回去,“谢谢婆婆,不用了,我只要这些就好了。”

    老婆婆也没强卖,她说不要,她便拿回去重新放进了篮子里。

    久久将买好的东西打包让宁安提着,又继续往前走了。

    “小姐,那个肚兜为什么不要啊?我看比你买的所有东西都要好。看的我都想生个孩子给他穿上了。”宁安边走还边依依不舍的回头看。

    “看见个小肚兜就想生个孩子?你还真是随性。”久久翻了个白眼,“不是所有东西都适合孩子的。”

    “怎么就不适合了?你刚刚不还夸那婆婆的手艺好吗?”宁安问,她没发现自己现在一心只想着那个小肚兜了,把刚才的警惕担心全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久久笑笑没有说话。

    她刚才说了,这里人都是人,正不正经就不知道了。

    比如那个老婆婆。

    那小肚兜上的鲤鱼,叫渡。

    结伴而行,现世成双。

    可以渡病气。

    比如有重病的孩子,药石五灵,若能遇到能用‘渡’之人,将病气覆在‘渡’之上,只要一个健康的孩子穿上了有‘渡’的衣服,这病气就会渡到这孩子的身上,而原本病重的孩子便可痊愈。

    嗯,她的年一一可不能为别的孩子治病所用,想都别想。

    “小姐。”宁安突然拉住了久久,神色紧张的看着不远处的巷口。

    鬼市里的店铺皆灯火通明,唯有那巷口在夜风中飘拂的店招漆黑一片,店招上的几个字如鬼火一般忽明忽暗。

    “仁心仁术!”久久顺着宁安的视线看过去,待看清楚店招上的四个字之后,笑着念了一遍,“看来就是这儿了。”

    “小姐,你有没有觉得好像突然变冷了。”宁安抓着她的手臂不肯向前,眼睛四处瞟着。

    “你害怕了?那你把东西给我,我自己进去找他。你在外头等我就好了。”久久说着伸手去抓她怀里的包袱。

    宁安本是想点头的,可瞥见对面的屋檐下几个布衫短褂的男子,流里流气的正看着她笑,她深吸一口气果断的摇头,“外面更可怕。”

    久久朝屋檐下看了一眼,突然对那几个人吹起了口哨,色迷迷的挑着眉。

    那几个男人一愣,突然低着头的分开跑了。

    宁安目瞪口呆,“这,这是什么意思?”

    久久拉了她一边往鬼医的店铺走,一边道:“这里既然叫鬼市,就说明在这里的人,都把自己当作‘鬼’了。鬼这种东西,都有一种通病。你怕它,它就尽情的吓唬你,你不怕它,它就怕你了啊!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同理,没什么姿色,就别怕被人调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