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悲剧发生前[快穿] > 680.第680章
    下午的课程是八班的, 相较于七班,八班有点儿更加肆无忌惮的感觉, 知道他是新老师, 也不怕他, 他在上面讲着课, 下头的人都在忙自己的事情, 偶尔有什么声音传出来, 他看到说两句,得到的只有“嘘”声一片。

    苏彦戈眼尖,写完板书转过头来刚好看到有一对男女同桌,直接亲吻, 那种旁若无人的架势简直要闪瞎人眼。

    对于这个年龄的学生,轻重都不是, 旁的话也不好说,原主说那样平常的一句告诫的话都能躺枪, 他这里, 还真有些因噎废食, 不敢多说了。

    老师这职业, 看着光荣,还真不是那么好当啊!

    现在的学生,各种权益清楚得很, 老师的威严可是不那么好用。

    课间闲聊的时候知道没收手机都被学生告家长了, 理由是手机被收走之后再拿回来发现手机坏了, 老师必须赔偿, 否则就是损害他人财物罪。

    呵呵… …

    学生们的手机动辄几千,有那种追潮流的,还要弄更贵的来,他自家有钱随便造,问题是年长的老师有几个清楚这其中的门门道道,一赔就要赔上一两个月的工资,还真是让人吐血的心都有了。

    因为这个,现在老师们看到学生玩儿手机,顶多口头告诫一下,根本不会再去没收,免得出了什么问题,简直跟被碰瓷了一样糟心。

    有的学生还能堂而皇之地说:“我又不是没交学费,我交了学费,你就要对我负责到底,无论我出了什么问题,都是学校的问题,谁让我是学生呐。”

    老师也不是爹妈,再怎么想要教书育人,有那个心思,也要学生肯上进才行啊,弄得老师跟服务员似的,追着你屁股后头让你点赞,难道就是尊师重道了?

    一说起这个,办公室的老师都是一肚子苦水,最郁闷的还是现在人人都有手机,有些学生偷偷录制小视频,老师在课堂上的一举一动简直都像是要被广大人民群众监督着一样,看一眼手机都会被当做是不敬业,还有被举报到主任那里的风险。

    李老师说起这个怨气横生,后来陶老师跟苏彦戈说,李老师某次上课的时候家里头不知道什么急事儿,打了电话过来,他这边儿出去接了一个电话,还不到一分钟的事儿,就被人拍了下来,举报上去,扣了工资。

    这也不是个例,还有自习课的时候,老师本来就是在上面监督一下,以前的时候,老师不在,该自习大家也是要自习的,结果老师坐在上头看了看手机,大约是有些频繁吧,就有人录下来,然后还成了“一节课看手机多少次”的新闻标题。

    “咱们高中还算是好的,基本上不会有太大的问题,放到幼儿园,小学里头,那真是分分钟都要出事啊!”

    小学生讲话不会很听的顽皮小子,老师拎过来那是手劲儿控制不好都是虐待,幼儿园,喂饭喂水,哪个动作不温柔,都是罪,声音大了吓哭孩子更是不行。

    跟孩子距离近了也不行,免得有猥、亵的嫌疑。

    “高中了,也不是不知事,就是不上心。”陶老师说着叹息,她也有些无奈,这些学生对外语,学得好的那是觉得理所当然,学的不好的,你要是说他,他就会说他以后也不出国,也不去外资公司,根本用不到。

    再用不到,难道考试不考吗?

    就算有无数人抱怨这个科目不应该,但既然它存在,不能够适应的人便只会被淘汰,这就是社会的残酷性。

    “慢慢教,该教的教了,其他的,也只能看个人了。”苏彦戈斟酌地说,他也没什么好建议,这些老师都不知道当多少年了,谁会期待他有什么建议,不过是抱怨一下而已。

    下班之后,苏彦戈在外头吃了饭就回家,坚决改掉原主爱去酒吧的习惯,在一片热闹声中体味寂寞,这份心境,他可不如原主矫情。

    至于剧情之中出事的那个学生,苏彦戈压根儿没有想过要救的问题,一来是时间地点都不清楚,他不可能天天过去守株待兔,二来十八岁也算是成人了,人总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既然敢去那种混乱的地方,出了什么事情,责任她自己总是要负担一半的。

    回去修炼了一整晚,好歹把精神力修炼上来一些,苏彦戈才觉得心里头安全多了,和平年代,武力值什么的,还是不要太过彰显为好。

    一个礼拜的时间很快过去,苏彦戈适应了自己的教师生活,其实也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他跟原主一样,都把这个当做工作。

    因为没什么特别想要做的职业,也就不会为了更改剧情而放弃现成的工作,当老师,也是一种体验嘛!

    抱着这种态度,苏彦戈的课程安排好像都轻松了几分,实在是语文这门课,再难也能蒙对几分,对大部分学生来说,难度并不太大。

    “老师,这门课你开补习班吗?我这里还有很多不懂的,能不能请你专门教一下?”谭云课后过来问,她怀里抱着大开本的语文课本,经过改良的校服格外凸显身材,让人一不留心就看到不太该注意的地方去了。

    “我不准备开补习班,有什么不懂的,你现在可以问。”苏彦戈停下了要走的脚步,课间十分钟,也是能够回答问题的,但是瓜田李下,把女生带到办公室,哪怕办公室还有人,这说法也都不太好听了。

    谭云有备而来,迅速翻开书,真的指出了几点问题,苏彦戈看了,她还真的有用心,说的问题并不是无的放矢,就是有些超纲。

    简单讲解了一下,见对方还不满足,苏彦戈直接说:“这些并不是考试内容,如果你有兴趣,可以课外找一些书看,但我建议你还是先把考试内容熟悉之后再说。”

    “好吧,我知道了。”谭云悻悻地合拢书本,黯然地看了苏彦戈一眼。

    苏彦戈只当没看到她这一番眼波流转,拿了教案书本迅速走人,多一秒都不停留。

    “哈哈,苏老师被你吓走了!”

    “谭云啊,你的眼睛不是带钩子嘛,怎么这回不管用了?”

    “去去去,老娘烦着呐,别找打。”谭云挥舞着课本,如同拍苍蝇一样在几个人的头上各自拍了一下。

    教室里立刻有书本飞舞起来,周围的几个学生也都跟着参与进了这场打闹,下学期才会面对高考的问题,这会儿他们都不太紧张。

    回到办公室的苏彦戈放下教案,拉过从图书馆借来的书籍,继续研究这个世界的历史发展轨迹。

    去过那么多世界,他早就发现,很多世界的发展有相似之处,就如同必然会有的大洪水,还有必然出现的大干旱,还有一些其他的似是而非的神话传说,具有共性的洪荒,似乎万事不易的教派,某些必然会出现的鼻祖人物,很多世界就是一个名字,根本没有任何的更改。

    最开始的穿越,他只当自己是穿越到小说的世界或者平行世界之中,有什么类似相同的,也都能够当做普通的穿越看待。

    见过时间洪流,凭借着宝船之利穿越到完全不一样的世界走过之后,他对世界的看法又变了。

    谁能说那些小说,不是因为某些精神力的感知,察觉到了其他世界的真实,才真的写出了那样的故事呢?

    在知道了还有阵营归属之后,在听说了还有黎阳那样的人之后,苏彦戈又有了新的想法,如果大世界的人能够到中世界招揽人马的话,这些教派,这些鼻祖,难道真的不能到其他的世界去发展自身势力吗?

    再想想那个大势之争,从字面意思,也是谋求大势的胜利吧。

    这些太复杂了,苏彦戈暂时还参与不到其中,唯一一次可能擦边儿的机会就是那次紧急委托了,被他放弃了,现在的他,最重要的还是更多一些积累。

    现在他掌握的功法多半都是小世界之中得到的,进入中世界之后,他还没有学到更厉害的功法,一直都是在吃老本,因为力量层次的变化不大,吃老本还能继续维持,他也没觉得这件事有多么紧要,但,如果要快速强大起来,一个新的能够修炼了之后增强灵魂质量的功法还是非常重要的。

    他可没忘记,世界的划分决定的是本世界人的灵魂质量。

    苏彦戈能够从小世界升上来,是走了试炼捷径,如今这般一个世界一个世界走过去自然会提升灵魂质量,但这种提升的缓慢他在小世界已经充分认识到了,如果想要快,就要更好的功法,精神力的修炼方法并不能够提升灵魂质量,这算是最可惜的事情了。

    或者好的修炼方法能够做到二者兼顾?

    想着这些事情,放学的时候,苏彦戈走得晚了些,正好看到一出校园欺凌,几个学生,没等他看清楚人,就有人喊了一声“老师来了”,然后他们四散而逃,留在原地的是一个被打倒的女生,迟迟没有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