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至尊小村医 > 第三百二十三章
    梁大米满眼期望的抬头看了一下村医小馆的招牌。  结术封察故考指敌所主我吉战

    后球岗察我羽显孙由诺仇秘由  他整理了一下脖子上戴着的那条领带,随后便起步走进了村医小馆。

    “陈先生,你好。”梁大米礼貌的问候道。  孙恨最学吉羽诺后所故鬼敌闹

    孙察岗术毫羽诺孙陌我考诺术  此时正在喝茶的陈洋一看到有人到来,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他看了一下梁大米。  结察岗球我太诺艘陌考岗帆敌

    结察岗球我太诺艘陌考岗帆敌  只见她穿着一条长长的白色吊带衫,精致的五官,美白的胸腹。

    结察星察毫羽通结由后诺战陌  “你好,是来提货的吧,一口顺药液已经准备好了。”陈洋说。

    梁大米一听,顿时就兴奋起来了。  孙球星球吉秘通后由毫察太主

    结术封球吉考主敌接早考球所  他瞪大了双眼。

    “这样太好了。”他回过话。  敌恨封恨故技显后所指故科恨

    结术岗球毫秘显结陌陌帆方主  接着,陈洋便转过身子,从药柜的上面拎起了一蛇皮袋一口顺药液。

    结术岗球毫秘显结陌陌帆方主  “谢谢。”陈洋随口说道。

    他将蛇皮袋递给了梁大米。  后察最察毫考通结接故岗故主

    结恨最恨故羽显艘由羽阳指后  “这里面是两万**药液。”陈洋说。

    梁大米伸手接过了蛇皮袋,并从口里面拿出了一张银行卡。  孙学岗察故羽主结由冷主方月

    后察封球故太指敌所诺岗显吉  “卡里面有一百万。”他说。

    一手交货一手拿钱之后,陈洋便将梁大米送出了村医小馆。  孙恨星恨吉考通结战太星地闹

    孙恨星恨吉考通结战太星地闹  他一边走,一边想着:锯子,谁有这种玩意呢?

    后恨星术帆考主结接后羽克结  梁大米提着一蛇皮袋药液走上了车子。

    随后,一辆车子缓缓的从村医小馆前驶开了。  孙学星球我技显后所学星显封

    后恨克学故技显后陌察孤孙我  陈洋拿着一张银行卡,心里面踏实极了。

    有了这一百万,村医小馆的建筑费用就已经解决了一大半了。  艘恨克恨早秘诺后战毫封通羽

    敌恨封球吉太通敌接艘学帆指  陈洋起步走出了村医小馆,朝着旁边的那块正在施工的工地走去。

    敌恨封球吉太通敌接艘学帆指  他坐上了拖拉机,挂了档后就朝着韦平原的家驶去。

    只见邓建军正站在一旁,指挥着闪电施工队筑水泥。  后球星察毫技诺后战鬼仇月酷

    孙术岗察故技通敌由秘恨球酷  陈洋走到了邓建军的身旁。

    “邓师傅,你的闪电施工队工作效率很高呢。”他道。  结察最恨帆技显孙由显岗技考

    艘察封术吉考指艘陌战战独孙  邓建军呵呵的笑道。

    “当然了,承诺七天建好就需要这种建筑速度。”他回过话。  艘球克恨故考显敌战情察不方

    艘球克恨故考显敌战情察不方  有了这一百万,村医小馆的建筑费用就已经解决了一大半了。

    艘恨封学帆考主敌所学显察孙  许多带着安全帽的施工人员在地梁下打着石子,一辆辆机器在工地上嘎吱作响,声音很是刺耳。

    邓建军摸着下巴,站在一旁监督着施工队的员工们。  敌恨克球故秘通后战诺冷孙

    敌术克恨吉考显结陌显月故情  随后,他回过头,看了一下陈洋。

    “陈先生,你这儿有没有那种长长的锯子?”邓建军问。  敌球克察毫考指艘所情不吉孤

    艘术星察毫技指孙由结主月克  陈洋一听,似乎有点不明白那种东西有啥用。

    艘术星察毫技指孙由结主月克  随后,他回过头,看了一下陈洋。

    他怀着一丝疑问和邓建军交换了一下目光。  敌术封学帆考通孙接技学鬼学

    后察克术早考显艘由指帆通接  “啥锯子?是用来干嘛呢?”他问。

    邓建军面容沉稳极了。  艘学最察毫太指后陌羽太科学

    敌恨封恨故秘显后由不酷太  “就是用来锯木头,我今早过来的时候忘了拿了,你看你这有吗?”他说。

    陈洋想了一下。  孙术星察帆秘显艘陌敌术敌显

    孙术星察帆秘显艘陌敌术敌显  噗咯一声。

    后术克察帆秘通孙所冷酷酷  村医小馆里面似乎没有这种东西

    “我这没有,不过我可以帮你找一下。”陈洋回答。  结术岗学毫秘通孙所阳羽月

    孙察封术毫羽主敌所战学接孤  “那真的是太好了。”邓建军道。

    随后,陈洋便起步,走回了村医小馆。  艘球克球吉技指结接技克克所

    结球星恨帆技主后接闹考艘情  他一边走,一边想着:锯子,谁有这种玩意呢?

    结球星恨帆技主后接闹考艘情  邓建军面容沉稳极了。

    怀着一阵的疑惑,陈洋拿起手机,拨打了韦平原的电话。  后球克球毫技显艘由诺学星月

    艘恨封球早考通艘接冷孤我方  “喂,韦前辈吗,你家里有锯子吗?”他问。

    “锯子?我家里有锯子,什么锯子都有。”韦平原回答。  孙学最学帆太指后接结太通所

    艘察岗术故秘显结由仇鬼我  “太好了,我这就去你家。”他说。

    陈洋挂了电话,便快步走出了村医小馆。  后恨最学故技诺后陌太帆陌冷

    后恨最学故技诺后陌太帆陌冷  “我这没有,不过我可以帮你找一下。”陈洋回答。

    孙察最术帆考诺结陌鬼羽最最  他走到了那辆拖拉机的前方,拿着铁柄启动了发动机。

    哒哒哒  后球封球早秘主孙由由情最孙

    结术克察故技诺结接接科接鬼  发动机一启动,烟囱便喷出了一阵香喷喷的黑烟。

    他坐上了拖拉机,挂了档后就朝着韦平原的家驶去。  艘术星察毫秘通后接我技结远

    孙球星学早羽主结陌考闹吉球  拖拉机缓缓的驶出了阳光大道。

    孙球星学早羽主结陌考闹吉球  噗咯一声。

    街道上车来车往。  后察最恨我羽诺后由后帆敌科

    结球封术毫太指敌接科球仇艘  清风扑面,凉爽极了。

    陈洋从来都没有想过,开拖拉机兜风是一件那么的潇洒的事儿。  艘术封术故秘显后所鬼独诺

    敌察岗球我羽指艘陌情诺所恨  驶过了几条街道,拖拉机进入了一个小区。

    吱一声。  结球星球帆考指结战战孤技冷

    结球星球帆考指结战战孤技冷  随后,陈洋跟着韦楚涵的步伐,走进了她的屋子。

    结术星球吉太指敌所孙故恨指  拖拉机停靠在了韦平原的家门前。

    陈洋从拖拉机上走了下来,便直直的朝着韦平原家走去。  艘术星察我考诺敌陌术酷球所

    结恨岗学早秘通敌所月阳恨独  现在的新医馆正在火速建筑,他也得助闪电施工队一臂之力。

    只要新医馆一建成,那么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招那些漂亮的女护士了。  结恨最术我太诺结接察方早吉

    敌球岗术帆太显敌陌秘我克闹  到时候,医馆的实力只会越来越强大。

    敌球岗术帆太显敌陌秘我克闹  有了这一百万,村医小馆的建筑费用就已经解决了一大半了。

    陈洋走到了韦平原的家门前,并按下了门铃。  结恨克察帆羽主孙战技术羽孤

    孙球岗术我技诺敌陌吉闹帆显  叮咚

    门铃响了起来,他呆呆的站在门外等候着。  孙学星球吉技主后由情星接秘

    敌球封恨故秘显结接秘吉显秘  片刻之后,屋子里面响起了一阵走路的哒哒声。

    咔擦一声。  后察岗术早太显敌所秘敌星学

    后察岗术早太显敌所秘敌星学  梁大米提着一蛇皮袋药液走上了车子。

    后球封察早太诺敌接技学敌故  韦楚涵打开了屋子的门。

    “陈洋?!”  艘察克术帆羽指艘所月由克封

    后球封察我技指结战吉陌不孤  看到陈洋的那一刻,她的眼神兴奋极了。

    陈洋看了一下眼前这个美女。  艘术最学毫技显孙所通克最战

    后察克学我羽主后陌闹结敌  只见她穿着一条长长的白色吊带衫,精致的五官,美白的胸腹。

    后察克学我羽主后陌闹结敌  这美女,看来还是挺好学的,是块三好学生的料。

    emm!那两个鼓鼓的胸十分的有魅惑力。  结球星球我太显孙所由帆吉所

    敌恨岗察毫技诺孙所月月后指  “好久不见!”陈洋道。

    接着,他便起步,试图走进屋子。  孙察克恨吉考主结由远帆月早

    艘察岗术毫考通后陌独恨闹  可当陈洋一踏进门的时候,一不小心踩到了一块香蕉片。

    噗咯一声。  结察最学吉秘指后由接仇科月

    结察最学吉秘指后由接仇科月  他看了一下梁大米。

    敌球岗察毫秘诺艘陌技鬼鬼羽  陈洋一头栽进了韦楚涵的那条深不见底的胸沟了。

    他双手由于惯性,紧紧的搂住了韦楚涵的后背,就像一个正在吃奶的孩子一样。  孙球星术毫考显敌陌接敌闹诺

    敌球最察吉技主敌所指帆独陌  此时的韦楚涵羞涩的伸出手,将陈洋扶了起来。

    “你你小心一点。”她说。  结恨星球帆太诺后所独克冷通

    敌球克恨早太显结陌诺阳羽羽  陈洋双脚站稳了之后,便松了一口气。

    敌球克恨早太显结陌诺阳羽羽  邓建军面容沉稳极了。

    “刚刚脚滑了。”他道。  孙察封恨我秘指敌战主考诺主

    结察岗恨早技主敌陌所由羽远  韦楚涵脸色羞红的点了点头。

    “快进来吧。”她回过话。  敌球星恨早考诺敌战远恨太孤

    敌察克术故太诺敌所秘仇太帆  随后,陈洋跟着韦楚涵的步伐,走进了她的屋子。

    他在一张软弱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敌球最恨帆考显孙战故察敌不

    敌球最恨帆考显孙战故察敌不  “我来找一把锯子,施工队要用。”陈洋回答。

    敌术岗恨早秘显敌战闹月封早  这时,韦平原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

    看到陈洋大驾光临之后,他兴奋极了。  艘察星恨吉太显艘由球酷诺吉

    艘球封学故技通孙陌帆羽秘帆  韦平原连忙走到了陈洋的身边,坐了下来。

    “陈洋小生,你可来了。”他道。  后察克恨毫秘诺孙所诺最情冷

    艘恨岗恨帆技指艘接远鬼克由  “我来找一把锯子,施工队要用。”陈洋回答。

    艘恨岗恨帆技指艘接远鬼克由  “谢谢。”陈洋随口说道。

    “既然来了,那就教一下我女儿按摩术,这几天她可跟我急了。”韦平原满脸愁苦的道。  结术封恨故秘诺结接技星接羽

    孙恨封学早技通艘接由秘情陌  陈洋看了一下墙壁上的钟。

    在意识到时间还早之后,他便决定多留一会儿。  艘学封察故考诺后陌仇学月月

    孙学星察毫太主后陌孤术仇显  “好吧,我就在这多留一会。”陈洋回答。

    韦平原一听,顿时开心极了。  艘察星恨吉太通结陌帆敌岗克

    艘察星恨吉太通结陌帆敌岗克  邓建军摸着下巴,站在一旁监督着施工队的员工们。

    敌球克察故羽指敌陌指技科  这时,韦楚涵端着两杯茶走过来。

    她弯下腰,双手小心翼翼的将一杯茶递给陈洋。  后恨封学帆秘诺敌所酷封考考

    敌学最球吉太诺结战敌毫情由  “先喝一杯茶。”她说。

    陈洋一抬起头,眼前的风景顿时让他眼神振奋。  艘球岗学吉羽诺孙由情科后阳

    孙球岗术帆秘诺后所恨接接技  只见在韦楚涵那件白色的吊带衫衣领口处,一条深不见底的美白胸沟浮现了出来。

    孙球岗术帆秘诺后所恨接接技  吱一声。

    这妞,几天不见,那双胸越来越美了。  敌恨岗恨毫羽诺后战鬼指术诺

    结恨封学早太显孙战指不岗所  陈洋看着看着,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他伸出手,将面前的茶接了过来。  结球最球毫羽显结所术地术太

    敌恨封术帆太显孙由恨球最封  “谢谢。”陈洋随口说道。

    韦楚涵回以微笑。  结术星恨毫考通敌所酷所远早

    结术星恨毫考通敌所酷所远早  村医小馆里面似乎没有这种东西

    孙学星球吉羽显孙由羽岗月星  随后,她又将手中的一杯茶递给了韦平原。

    陈洋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韦楚涵那傲人的身姿。  孙术星恨帆羽诺孙由冷所仇独

    后术最恨帆太显敌接接酷仇技  “对了,你的按摩术学得怎么样了?”他问。

    韦楚涵在对面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后术岗学吉羽显艘战孙孙早

    结球星球吉考显结由不远不最  “还好,你教了我挺多,我这些天都在温习着呢。”她回答。

    结球星球吉考显结由不远不最  哒哒哒

    陈洋一听,心里面倒是有些欣慰了。  孙学岗察帆太主敌所鬼太秘

    后察克球我羽诺孙接通情帆远  这美女,看来还是挺好学的,是块三好学生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