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湘西赶尸记 > 第75章 登苗山行诡道
    这……

    阿罗沙面露为难之色,踌躇不愿开口,摩焱见状语气骤然冷下来说,看来你还是没能认清现状啊!

    随后,他伸出手来,以连我这个身体原主人都没反应过来的速度,猛然一抓。

    待我看清楚时,只见阿罗沙已然倒在地上翻滚,口中发出凄厉的嘶嚎,其右臂处空空如也,只有一股股血花往外冒。

    而“我”的手中,则多了一只逐渐冰冷的手臂。

    我有些骇然,感官上,我依然是我,外界的一切我都有真实的体会,但事实上我却只是个旁观者,对于“自己”如此狠辣果断的出手,让人直觉得寒意凛凛。

    摩焱似乎非常享受这种血腥的场面,舔了舔半干的嘴唇,随后他伸手抓住阿罗沙另一只手臂,将其提了起来,说小朋友,之前讲过的,本座的耐心有限,需要我再重复一次方才的话题么?

    阿罗沙虽然疼痛的满脸扭曲,但听到这冷若冰霜的话语,却不敢再消沉下去,赶紧摆手道:“不不!我带您去。”

    这模样哪还有之前意气风发,冷漠嗜血的派头。

    我与此人并无多少恩怨,但同仁苗寨行事霸道,上面的人觊觎萱儿的金蚕蛊,便出手来抢,甚至下毒害我师妹。

    而下面的人却打起了萱儿的主意,竟要拿她炼什么熄元蛊,更是为此不惜发动大队人马去围捕两个小女孩。

    我对这些人自然毫无好感,更谈不上同情,心里甚至希望摩焱能闯进这寨中,与他们狗咬狗一翻,当然,如果能不用我的身体那就更好了。

    我暗自乱七八糟想了许多,摩焱则已经押着阿罗沙上路了。

    前去的路上崎岖难行,好在我此刻只是个“囚徒”,一切都无需我来操心,摩焱时不时会向阿罗沙查问些东西,我跟着也听了些。

    摩焱从阿罗沙手中夺下的那珠子,便是老巴先前所说的祖神内丹。

    说到此物,它原是同仁苗寨供奉的一尊洪荒大妖所生,据阿罗沙所言,那是一头几欲化龙的青蛟,其受享同仁苗寨世代的香火,造化通神,在阿罗沙的口述中几乎无所不能。

    后来却不知为何,竟无端陨落了,而其族**奉的神位却被另一尊大妖替代。

    至于这妖丹却不知为何落到了那所谓的大长老手中,而且还莫名其妙的传给了阿罗沙。

    不过,其先前倒有点像意识被占据的样子,想来其中掺杂着许多大人物的谋算,不是我一时半会想得通的。

    摩焱对此倒是不甚关心,他的目的是那青蛟的妖身,而且似乎并不担心那玩意腐化,只是怕会被人为的破坏,毕竟那青蛟修炼到如此境地,身上一鳞一甲都堪称宝贝了。

    阿罗沙此刻已不敢再遮遮掩掩,交代说他其实也不知道祖神遗骸落在何处,只是这些年他也曾疑心过,要真说有的话,唯一的可能就只有祖神栖居的禁地了。

    摩焱此人,表面上虽然狂妄骄傲,但对自身性命却极为珍视,尤其出了我这档子事后,更是小心谨慎了许多,一再盘问同仁苗寨中的实力状况。

    我也从而得出许多信息来,同仁苗寨在黔省这块地头,当真算得上一方霸主了。

    族中有长老七人,皆是能震慑一方的能手,其中以大长老方天盛为最,此人早年悍勇好斗,一柄环首刀压服众多宿老高手登顶而上。

    另外六人则分别是二长老白长林,执掌其族中刑法,三长老田易为传功长老,四长老吴桐、五长老吴元久为执礼长老,六长老唐富强、七长老白河主管对外事物。

    除此之外,还有几位外门长老以及诸多供奉,俨然一副鼎盛的景象。

    然而这些都还是其次,这苗寨中真正的顶尖战力却有两位,一是那之前提过的新一代祖神,大妖级别的高能,另一位则是他们的族长,黔省牌面级人物,双枪苗王龙衍中。

    不同于大多数靠时光积累修为的高手,这位大拿正值壮年。

    在其登上族长之位前,并不显山露水,也曾惹来诸多不服,而这位,却在一次与聚义教的碰撞中大放光彩。

    竟凭一己之力,力抗四大天罡,却反将其中某位新晋者打成重伤,从容离去,可谓一鸣惊人。

    而双方之所以交战,据说是因为聚义教企图将这一方土霸给收编了去。

    摩焱对这些显得不甚在意,反倒是我有些心忧,虽说我心里一直将师傅标榜成天下无敌的高人,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若是陷入一众高手的重围中,他老人家能否安然呢?

    可恨如今已是身不由己!

    铜仁寨这支苗人乃是数百年前从湘西迁移而来,与世俗接触得并不多,普通人知之甚少,但其在行业内却极有名气。

    当然,在这个庞大的部落里,自然不会尽是修行者,那些普通苗人便依山而居,从山脚往上,尽是绵延的苗家特色木楼,如同一道屏障,将那修行的国度隐匿在山间。

    外人到这来,便只能见到一个普普通通的苗家寨子,即便是江湖人士,没有当地苗人的引领,也休想轻易通行过去。

    何况,这些普通苗人里,也参杂了许多的暗哨,一但发现有人图谋不轨,便能立刻知会内寨的诸多高手。

    摩焱自然也是晓得其中门道的,他却不操这心,一路将阿罗沙死死拿捏住,让他引路,避过诸多明岗暗哨,又将一些不明所以的苗民打发开。

    一路有惊无险的穿过那外寨屏障,入得山中来。

    内寨的入口是一架铁索桥,其连接到另一边的山崖壁,隐约能看到一个成人高的壁洞,桥两头各有两人把守。

    这样的防守并不严谨,但“我们”从阿罗沙口中得知,这些守桥者体内都种了特殊的蛊虫,一但发现异常便能通过其给桥那边的守卫传讯,而倘若这边的守桥人死亡,另一头的守卫也能第一时间知晓,做出应对。

    或是通知内寨派人支援,又或者毁桥断路。

    当然,这一切却是难不倒摩焱这位尸王,他藏身在阿罗沙背后,不知作了什么法,那两名守桥者竟是没有发现丝毫异常。

    待他们看清阿罗沙想要前来交涉时,一股浓烈的尸气从我体内迸发出来,带着一种不可名状的威亚瞬间钻入那两人体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