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白蛇证道行 > 第二百八十八章:三人(求订阅!)
    乔辰安略微尴尬的摸了摸鼻尖,苦笑道:“素贞你是怎么发现的……”说到一半就停了下来,以小青那样大大咧咧的性子,若是不被发现端倪才会奇怪吧!

    心里莫名生出一种被捉奸在床的奇怪感觉来。

    白素贞轻轻捏捏乔辰安的手掌,似乎在安抚他,笑道:“不过这样也好,依青儿这般爱闯祸的性子,能有个依靠也是极好的。”说着拿一双秋水般的眸子瞧了他一眼,佯作威胁道:“不过若辰安你敢欺负青儿,我这个做姐姐的可不会坐视不管。”

    乔辰安无奈耸肩,以示投降,道:“素贞,这你可错怪我了,我把她当姑奶奶供还来不及呢!只有她欺负我的份儿,我又怎么敢欺负她?”作出一副被小青这丫头给深深“s”的表情。

    白素贞见他这副模样,亦不禁绽放出一抹动人的浅笑,下意识道:“你也不许欺负我呀!”说完才觉得有些不太合适,自己却先脸红了,一双眸子闪躲地望向别处。

    乔辰安看见她这副动人模样,心动不已,暗道这便是自己要守护一生的女子,他笑的灿烂,“素贞,此生我绝不负你。”

    白素贞乍然听到这般深情的话语,仿佛在湖心当中投下一颗石子,心中泛起阵阵涟漪,千年修道所养成的宁静心绪,却因为眼前的男子,在她下山之后一次次被打破,纵然深谙天机术数,亦不能算得其中半分变化。

    白素贞忽然想起什么,低呼道:“哎呀,差点忘了一件大事!辰安,青儿她先一步去寻你,却不知到了哪里去,怎么也找不见,该不会出了什么意外吧!”神色焦急。

    乔辰安闻言安慰道:“姐姐大可放心,青儿她毕竟是阴神境的修为,不去找别人麻烦就已是万幸,不会出什么意外的!”话虽这样说,但心中也有几分担忧,这丫头的性子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便道:“我们现在就去找她吧!”

    白素贞点点头,道:“好!”乔辰安挽着她的一只素手,操纵脚下的这团云气向远方飞去却没花多少时间就发现了小青的踪影。

    小青一个人坐在洛水镇畔的海岸处,一只玉手拄着雪白的下巴,鞋袜早就被丢在一旁,光着一对白嫩的玉足,轻轻拨弄着水花。

    一身碧衣与蓝天白云相衬,满头秀发随着海风轻轻飘扬,像是从画中走出的人儿。

    小青一眼便看见两人,眸子发亮,笑道:“姐姐,相……乔相公,你们两个去哪里了,让青儿等这么久!”俏皮的吐了吐舌头,暗道一声好险,颇为心虚的看向乔辰安。

    白素贞同乔辰安对视一眼,皆看出对方眼中的诧异,笑着问道:“青儿,你怎么会在这里?”

    小青站起身来,海水没过足腕,露出一截雪白似藕的小腿,笑道:“我就知道姐姐你会去寻找乔相公的,那青儿还急什么。”说完有些狡黠的笑起来,奔过去挽住白素贞的一只藕臂。

    目光却落在两人十指相扣的手掌上,一瞬间明白了什么,笑道:“青儿恭喜姐姐与乔相公!你们两个终于在一起了!”虽然她心里同样喜欢乔辰安,但并没有半分的嫉妒,反而衷心地为两个人感到高兴,姐姐的幸福就是她的幸福。

    这样的话,三个人就能永远地在一起了,不是吗?

    白素贞听到小青的话,脸颊不禁微微泛红,挽住她的手掌,道:“青儿!”相顾一笑。

    三人并未在海岸停留多久,就回转苏州城外的府宅,乔辰安解开心中郁闷,心情自然大好,看什么都觉得顺眼,整天笑得跟朵菊花一样,就连小青都有些看不下去了,想出一出出恶作剧来整蛊他。

    只可惜后果惨痛,每次都被乔辰安捉住,打得屁股开花,连连求饶。

    白福等人见他如此,心中都感到十分诧异,直到从小青嘴里得出乔辰安与白素贞结成一对儿的事儿后方才恍然大悟,却并不感到惊讶,反而认为理当如此。

    乔辰安心情大好之下,直接吩咐下来,保安堂免费替百姓诊病一月,自然引起一番轰动,苏州百姓哪个不念着他的好?

    前往保安堂看病的人越来越多,别家的铺子几乎门可罗雀,苏州城的众大夫自然有些不忿,好在乔辰安早就预料到这种情况,为避免出现原本的剧情里,一群大夫合伙用鹤顶红之毒谋害保安堂,连带着小青梁王府盗宝,许仙受牵连而被发配的情况。他直接花费重金将苏州城内所有的门诊铺子全都买了下来。以他如今的财力,这些花费也不过是杯水车薪。

    简而言之,如今整个苏州城的所有诊所都算得上是保安堂的分店,前“苏州城大夫联盟”三皇祖师会里的所有大夫全都成了他的“员工”。

    许仙来到苏州许久,有些思念姐姐姐夫,更是分外想念身处高阁当中,只见过数面的未来娘子,打算回钱塘县一段时间,便求到了乔辰安这个老同学头上。

    乔辰安自无不允,如今保安堂里也请了好几个颇有名声的大夫,就算许仙一段时间不在,也不会有什么影响,便由得他去了。

    不过如此一来,乔辰安忽然想起如今已是八月时节,眼看着就要秋闱考试,中秋节更是近在眼前,他已经许久没有回家去看望父母了,亦想起远在杭州的小倩与伍秋月,不知现在,他们可还好么?

    日子一天天不经意的在指尖溜走,总是觉得时间太短暂,自己来到苏州已经数月有余,是时候回家一趟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收到了来自京城的一纸书信,正是他的老师王礼之寄来的。王礼之虽身在京城,但却仍对他这个学生十分关心,不知从何处探听到他离开书院数月的消息,在信中将他臭骂一顿,并言称若他在中秋之前不回去,便断绝这份师徒关系,显然是动了真怒。

    “这些下可有些可麻烦了!”

    乔辰安苦笑着望着手中的书信,他没想到自己这位老师居然远在千里之外,仍关注自己的动静,心中感动的同时,不免又有些发愁。

    在一旁的白素贞见他如此,笑道:“既然如此,辰安你不如择日返回杭州,左右这苏州城也没什么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