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小可爱们明天再看哦~感谢谅解,亲亲你们^o^

    因为不熟悉环境, 尚云抱着齐修还没想好在哪降落, 金刚圈闪现的那一刻,两人脚下便出现一片偌大的“湖泊”。

    没等齐修用灵力托住二人,一人一猴便“扑通”一声直接飞进了华大的人工湖。

    好在湖水并不深, 齐修的灵力将二人护在其中, 尚云惊恐地扑腾两下,便抱着齐修慢慢从水中站了起来, 水面才刚刚没过她的膝盖

    齐修抹了把脸上的水, 铁青着脸站在湖边, 这丫头仗着自己比他“高大威猛”,倔得跟头驴似的,硬是把他拽过来了!

    尚云被水呛了一下,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自知做错了事,于是她耷拉着湿漉漉的脑袋主动认错, 怯怯道:“齐修你原谅我吧,咱们既然来了,能不能让我见他一面,就看他一下下。”

    说着她煞有其事的竖起一根指头给齐修看。

    面前的女孩浑身都湿透了,额前的碎发湿哒哒的粘在她脑门上, 还一副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他。

    齐修被她这么一看, 自然闷气早就消了, 于是他不情不愿地鼻间轻哼一声,随即周身的灵力流动,让两人原本湿透的身体瞬间烘干。

    尚云抱着齐修从人工湖里爬上来的时候,她惊奇的发现,周围的建筑跟永宁镇的一点也不一样,更别说她的老家蓝麒山了,这完全是另一个世界!

    许是因为女孩怀里抱着一只猴子,出现在偌大的校园里,途经人工湖的学生纷纷对他们投来异样的目光。

    这年头拿猴子当宠物的,好像也不多见……

    齐修率先意识到不对,立马窜进尚云的书包里,闷声指挥:“朝着大门稳步前进!”

    这一看就是北华大学的内部,得先走出去才行,而周围人又多,还不能用金刚圈。

    尚云听后摇摇头,小声道:“铜镜告诉我,那个小哥哥就在这,我要找到他。”

    她坚信,那人肯定就在不远处。

    躲在书包里的齐修并没有说话,算是默许了她的做法。

    此时恰逢学生下课,尚云按照铜镜的指示,跟着人流来到一座教学楼前,多数学生模样的人都纷纷往里走。

    看到挤得水泄不通的玻璃门,尚云秀眉紧蹙,默默站在了角落,目测她挤不进去。

    忽然听到身后有女生在抱怨,“我以为咱们来的够早了,居然还有人比我们早的。”

    随即就有附和的声音,尚云扭头看了看,便见几个漂亮的女孩子一脸埋怨的,瞪着前面拼命往前挤的一群人。

    “齐修,咱们要上去挤吗”尚云收回目光,小声问书包里的猴子。

    “那个男的应该就在里面,咱们先在外面等,他迟早要出来的。”书包里传来齐修的声音。

    尚云抿着唇点点头,找了处人少的地方乖乖坐在台阶上。

    女孩抱着书包,神情严肃又认真地看着来来往往的学生。他们的穿着打扮跟永宁镇上的村民一点都不一样,但行为举止却跟赶集时候的村民有点像。

    华大的学生听说,今晚七点在报告厅有一场讲座,如果是寻常的讲座他们倒不像现在这么积极,关键是今天来讲座的嘉宾有程教授。

    程启安一直在a大研究院工作,是生物研究系的博士,偶尔会来华大授课。

    上一次他来的时候,华大的学生都以为,传闻中这个资历深厚的程教授应该是个年过半百的老先生,可当见到本人的时候便觉得此人惊为天人。

    有些传言都是真的,程教授不仅年少有成,最关键的是颜值足以秒杀众人,平日里追星的小姐姐见到他立马倒戈,纷纷将程启安升级为头号男神。

    所以听说今天程启安受邀来华大讲座,几乎华大所有的女生都来了,以至于现在的场面有些混乱,很多人最后一节课还没上完,就急忙赶过来,仍然被挤在了门口。

    这些尚云都不知道,此刻她淡定的坐在台阶上,看着表情各异的学生党只觉得奇怪。

    “齐修,她们也是来找人的吗?肯定很着急吧。”尚云一手支着下巴,一手从书包里拿出一个包子啃,肉馅冷冰冰的,一点都不好吃了。

    齐修悄悄拉开书包的一角,看了眼外面,并未说话。他接过尚云手里的铜镜细细看了半晌,不多时铜镜中出现的画面让他眸光一滞。

    尚云急忙从他手里拿回铜镜,深怕自己找错了地方,丝毫没注意,书包里的齐修陡然间已经变了脸色。

    围在教学楼门口的人渐渐少了,尚云本来还想着变成原形,驮着齐修飘进去,后来想想还是算了,这里不比蓝麒山,要是被人发现她和齐修是妖怪就不得了了。

    于是她老老实实的坐在台阶上等着,尚云小口慢吞吞吃着白面馒头,直到包里二十多个馒头都吃光了,教学楼里才传来动静。

    “齐修快看!有人出来了!”

    尚云摇了摇书包语气有些激动,她老远就看到一个人走了出来,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尚云喜悦之余,娇俏白净的小脸染上一抹红晕,心跳慢慢加速。

    这是程启安第二次来华大讲座,第一次来的时候,听众远没有今天这么多,当讲座结束,听到那群学生的提问他才反应过来,很多人应该不是为了他的学术见解来的,过程中他叫了三个学生提问,结果三个人里面,两个人都是在问他私人问题,最后程启安冷着脸结束了话题,场面一度尴尬,还是同行的赵彦替他解了围。

    接下来还有不到半小时的论述报告,他干脆直接丢给了赵彦,自己提前出来了。

    那道高挑颀长的身影由远及近,柔和的路灯下,尚云终于看清了他的脸。

    书包里的齐修自然也注意到了程启安,圆澄漆黑的眼底闪过思索,他忽然开口,催促发愣的尚云赶紧跟上去。

    早在齐修发出号令的那一刻,尚云的心思便跟着那人飘远了,一时间双脚定在地面,这下反应过后,连忙站起身跑了过去。

    此时的程启安正准备去地下停车场,听到身后急促轻浅的脚步声,他刻意同时放慢了脚步,下一秒飞奔而来的尚云,立马窜到他的身前挡住了去路。

    情况有些突然,大脑的反应早就跟不上身体的行动,尚云站在程启安面前张了张嘴,竟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此时纠结该怎么称呼他。

    两人第一次见面是在蓝麒山,当时这人穿着一身探险服,好不容易卸下装备,自己也就在那个时候见到他的真面目,至于程启安见没见过她,毫无疑问是没有的,当时尚云是以原形飘在他身边的,一团云雾哪有相貌啊

    看着眼前突然窜出来的女孩,男子清隽的眉眼间,一丝惊异转瞬即逝,他神情微冷,看向尚云问:“有事?”

    男子温凉醇厚的声音格外悦耳,尚云瞬间脸红到了耳根,她该怎么跟他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