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表妹撩人(重生) > 67.和尚
    此为防盗章  赵暄又问她 , “想知道?”

    舔了舔唇, 桑桑渴望的眨了眨眼,赵暄看着她这副小模样,心里忽然像飘了一阵柳絮,痒痒的, 在喉头。

    “看你表现。”

    看我表现……

    桑桑眨了眨眼,恰好这时候, 一朵小小的柳絮像是绒毛一样, 往桑桑的脸上飘,她张了张唇, 微微踮起脚尖,将那柳絮朝着别的地方吹去。

    赵暄偏过了头。

    说到怎么表现,桑桑真的不知道了,她望着赵暄,对忍冬吩咐, “让厨房做几个好菜过来。”

    “我不想吃。”赵暄淡淡道。

    桑桑悻悻的说,“那暄表哥, 我给你做上几身衣服吧。”

    “我也不想要。”赵暄依旧冷漠。

    桑桑转了转眼珠子,“我给你换一个院子吧,我早就想给你换一个地方住了。”

    赵暄这下变得更加冷漠了, “苏二小姐,你怕是忘了我马上就要离开苏府。”

    他这样说, 桑桑的心头一紧, 去看赵暄的表情, 他一本正紧的不似作伪。

    桑桑决定略过这个话题,看着赵暄朝着室内走,桑桑也跟着进去。

    赵暄正准备解开衣带,注意到后面跟着进来的桑桑,他转过头去,“我要换衣服。”

    立在原地,桑桑走也不是,坐也不是,赵暄看桑桑不动,也不管她,把衣带拉开,桑桑一愣,忽然想到那一天在山里的情景 ,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

    听到一阵细碎的脚步声,赵暄唇角若有若无的泛起一阵笑意。

    桑桑跑出了赵暄的卧室,立在房檐处,撇了撇嘴巴,想到赵暄的表情,叹了口气 ,石韦真的很烦,赵暄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不过,依着赵暄的表情,桑桑觉得自己不能走的这么快。

    换好衣服,赵暄走出内室,看见桑桑可怜兮兮的望着自己,他也不管,把摇椅搬了出来,拿着一本有些破旧的中庸,慢慢的看着,暮春的风懒洋洋的吹在赵暄的身上,他惬意的打了个呵欠。

    桑桑看了他半响,最后挪着板凳,小步小步走到了赵暄的面前,把小板凳搁在赵暄的旁边,慢吞吞的坐了下来。

    “暄表哥。”桑桑叫了叫他,赵暄轻轻的唔了一声,浑不在意的翻过一页纸。

    “太阳都要下山了,你就别看了。”桑桑小声的说道。“容易伤眼睛。”

    赵暄抬头,红云灿灿,倦鸟归巢,桑桑看他起身,又跟在屁股后面过去了,听见后面细小的脚步声,赵暄说不出来心里是个什么感受,“我要去歇息了。”

    “睡怎么早?”桑桑瞪了瞪眼睛,天都还没有黑呢。

    “不可以吗?”赵暄瞥了桑桑一眼,把书握在手里。

    桑桑讪讪的笑了笑,“当然可以,当然可以,不过,那啥,要是有好办法,咋们也可以商讨商讨。”

    瞧着桑桑讨好的笑容,赵暄视线在她身上扫了一圈,是慢条斯理的声音,“一点都不想嫁给石韦。”

    桑桑闻言,连忙重重的点了点头,“一点也不。”

    看着桑桑拒绝的这么干脆利落,赵暄心里居然有些满意,站在桑桑面前,“如果苏家能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告诉你。”

    “什么条件。”

    *****

    苏木看着桑桑,心里有点不是滋味,自己这个父亲居然如此无用,连女儿都保护不了。

    苏陈氏没有这么多想法,她望着坐在旁边的桑桑,东奔西走了几天,声音也很疲倦,“桑桑,赵暄的要求我答应他,你说。”

    想着赵暄的话,桑桑坚定了眼神,对着苏陈氏和苏木说道, “爹娘,宋大人以前一直和苏府交好,如今却避而不见,是何缘故。”

    苏木一闻言,闷闷的坐在椅子上,“还不是石偷那厮,定给了宋大人好处。”

    桑桑又说,“宋大人现在,明显就是苏石两府互不相帮,可这样,石韦胆子更大了,今天居然都把那大箱子放在我家大门口。”

    苏木收在袖口里的手紧了紧。

    “可他不管,我们苏府明显就落下乘了,女孩儿不比男人,名声都被他毁了,这以后,要是他长期磨下去。”苏陈氏咬牙切齿,石韦俨然已经成了她最恨的人。

    往常接触下来,觉得宋亦随和可亲,没有官架子,虽然有些懒散,但和上任钻到钱眼里去的林知州,不知道好到哪儿去了,如今却是恨死了他的懒散。

    "其实这件事的关键,还是宋大人身上。“桑桑抬头,看了看那钩月冷冷的天。

    “可,宋大人立场是朝着石韦靠过去的,”苏陈氏也不知如何是好,“我们苏家在青州也算富贵,到底不是做生意的,我倒是想,可是估计比不了石韦。”

    苏木一惊,“夫人,难道你想行贿官员。”

    苏陈氏横了苏木一眼,“你说呢。”

    桑桑想着赵暄说的,只看着苏陈氏道,“如今宋大人不是不想管,他自己也是焦头烂额,不过若是能帮他从石老爷那儿得到更多,说不住能帮他度过目前这个麻烦。”

    桑桑细细补充道,“去年青州小旱,收成不好,更别说税银和粮仓了,如今钦差奉旨巡查江南各地,查账查粮,这是都知道的事,上一任大人的贪,可是留了一个巨大的烂摊子给宋大人,宋大人去年想补,可没法补,如今钦差大人看到这些疏漏,可不会找调任的林大人,只会找现管的宋大人,谁让宋大人懒,想着混满三年,把这个摊子扔给下一任接手的,可如今,却是行不通的。”

    桑桑一说,苏陈氏忽然懂了,“石家可以帮她补上这个烂摊子。”

    石家是青州大户,做的是粮食,布匹,盐的生意,而且他们家可不是干干净净发的家,如果要查他们家,只要挖一个口,自然能顺藤摸瓜,如今的宋大人,就算想和稀泥,也得想着自己,何况石家是个黑心挖肺的。

    “如果能让宋大人知道得到石家能够填上这个亏空,和现在一些小利比起来,他会心动。”苏陈氏抿了一杯茶,说的久了,她有些口干。

    苏木有些纠结,“可,宋大人万一直接和石家合作了。”

    “不会的,偌大的家财怎么能舍得给人。” 苏陈氏恨铁不成钢的看了苏木一眼,望着桑桑的眼神有了几分坚定,“我去和苏大人谈。”

    “娘,你……”

    “我明儿个就给宋夫人递上拜帖,就是拼了我的命,我也要见到宋大人。”

    苏陈氏也了解过知府宋亦,他算不得什么好官,但是也算不得恶官,苏石两府,如今他站在石家一面,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嫁娶一事,有心甘情愿的,自然也有强买强卖的,也算不得大事,既然石家收买,他乐的接受石韦的好意。

    桑桑又想到赵暄的话,这个世界上没有说服不了的人,只有……够不够动人的筹码。

    不过赵暄出的点子也够狠,直接让人一无所有,说不得还要砍头坐牢,但想到石家的人,也是咎由自取。

    想到这儿,桑桑皱了皱眉头,是不是她在赵暄身上压的筹码不够,所以赵暄还没有接受她。

    照着赵暄教给她的,桑桑说完就出了长荣堂。

    穿过常常的弄堂,桑桑眼光不动的看着冷月,注意到廊檐边上有一个身影,叫了叫暄表哥,些想问而不敢问。

    赵暄忽地停住脚步,红灯婆娑下,月影横斜,他淡淡道,“说。”

    桑桑这才鼓了鼓勇气,她食指绞着手帕,想到赵暄衣袍皂靴的痕迹,她问她,“暄表哥,你这几日是不是出府打听着这一件事了。”

    “嗯?”赵暄微微低头,神色不明的睨着桑桑。

    “我,你,”桑桑帕子攥的紧上几分,“若不是如此,你怎么对石府这么熟悉,还有宋家和他的牵扯,暄表哥,你是关心”

    桑桑剩下的几个字还没有说完,赵暄忽然呵了一声,紧接着,他阔步而走,桑桑讶然的望着他越走越快的步子,立在原地,抬头望了望月亮。

    忽然一笑,“有些人口是心非。”

    话毕,桑桑听到一声阴蛰的嗓音,“苏桑寄,你只能我亲自折磨。”

    桑桑身形一颤,一动不动,半响后才敢抬起头来。

    赵暄站在走廊下,带钩子的眼神望着她,宛如野兽。

    翌日黄昏。

    苏陈氏终于从那宋府回来

    桑桑看着她那疲累的眼神,心里担忧,苏陈氏笑的畅快,“明日,石韦再来,宋大人必定不会袖手旁观。”

    桑桑心里一喜,总算能摆脱那个缠人的大混蛋了。

    可到了第二日,事情却并不如宋大人预料的那样。

    石韦还是来了,不仅如此,他爹石峰也来了,两人不像以前那样,横冲直闯,先是非常彬彬有礼的命令下人敲门,再请门房禀告苏大老爷。

    说石峰带着石韦叨扰府上,做的是有礼有节,挑不出一点毛病。

    苏木一听着截然不同的做派,居然抓不出一点问题来,手上的青瓷茶杯没抓住,哐当一声,掉在地上,那热水湿透他的前袍,他也不动。

    苏陈氏眉头一拧,和桑桑两个对视一眼,宋大人倒戈相向了。

    半个小时后,石韦得门房的回复,老爷身体欠安,不便见客。

    父子俩也不纠缠,命人送上补品,又到,“小儿明日再来拜访。”

    苏陈氏听了,咬碎一口银牙,这石韦定要长长久久的和苏府磨上了。

    她想到昨天,宋大人可是同意石韦再闯苏府的时候来抓个现行,以此挖出一个小口,来查石府。

    虽然嘴上没有明说合作,彼此也都心照不宣,可转头就把苏府卖个干净。

    一家人正在愁眉不展,这个时候,一个家丁脚步混乱的跑了过来, “不好了,二少爷要被抓到官府里去了。

    “怎么回事?”哐当一声,苏陈氏手里的玉碗掉到地上去,碎了一地的瓷片,瓷片的尖尖角顶在地板上,尖锐极了。

    “是这样的。”小厮说的很快,“二少爷今儿个挑了个地,就是马市口旁边的那个窄巷,想给咋们家出一口气,没想到。”

    剩下的话,小厮不说,苏陈氏几个都估摸到了,“没想到技不如人,被人捉了,送官去了。”

    小厮头压得更低了一点,这个事儿,可不就是这样,要是二爷几个武艺过人,把石韦几个好好收拾一番,再悄悄的离开了,就算两家心知肚明,没抓到人,二爷死不承认,那个能把他给抓了。

    苏陈氏的头痛病又犯了,苏泽兰扶着她,给她力度适中的揉着穴道,桑桑起身问道,“人现在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