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年代之旅 > 98.二十世纪
    此为防盗章

    唐雨睁着眼睛, 听着屋前屋后的人们忙忙碌碌的声音,躺在床上渐渐的心平气和。

    和现代繁忙冷漠的塑料点头之交不同,热情的大嗓门, 爽朗的笑声, 小孩欢快的叫喊,情感简单又不失真挚,你来我往的交谈, 淳朴纯净,生气盎然。

    “张建军,听说你爱人生病啦, 现在咋样啦,好点了没!”响亮的一嗓子带着浓浓的关心和问候。

    “谢谢婶子关心, 我爱人昨晚发了烧,晚上送到医院去吊了水, 早上好多了,正在屋里睡觉呢。”

    “张建军,咋滴啦, 你小媳妇昨晚发烧了?哎哟, 你一个年轻小伙子啥都不懂, 咋照顾你媳妇啊, 别忙活了,赶紧的去上班吧, 媳妇就交给婆婆我了, 包你把媳妇给照顾好, 放心去吧。”

    “麻烦李婆婆操心了,中午的饭麻烦让你家小孙子继续送。”

    “没事,麻烦啥,你媳妇乖着呢,人挺好,婆婆我看着就喜欢,不麻烦,去吧,去吧,赶紧的。”

    唐雨躺在床上竖着耳朵,心里暖暖的。

    她以前经常听老人怀念过去,说他们年轻的那会啊,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可好了,没事见面拉呱几句,吃饭的时候都能捧着个碗串门,门挨着门,撂了腿儿就迈到了隔壁家,边吃边拉呱,老好了。

    这些唐雨只是听听,好遥远的距离,她感受不到,都市塑料花的交情廉价,转头冷漠脸,习以为常了。

    张建军一手拎着两**铁皮开水进了屋,另一个手里端着搪瓷饭缸的把子,里面装着白米稀饭,上面放着一个配套的搪瓷碟子上面躺着一个白胖的包子,生病的人胃口不好,吃多了也难以消化,他就没多买。

    唐雨睁着眼看着他忙忙碌碌,看他拎着铁皮水**给她倒了开水出来凉着,看他把早上要吃的药片准备好,看他把早上的早饭摆在写字台,高中的课本被他收拾起来,打开写字台的抽屉,放了进去。

    唐雨张了张口想接着说早上起床的话题,她想说的重点还没说出来呢,眼看着学校即将放假,她的学籍还没有转到这里的学校,她这样在这摸鱼,她的高中**还拿到不!?

    张建军走动的步子迈的很大,唐雨的眼珠就随着男人忙碌的身影来回的转动。

    男人的动作很快,扫地拖地,拿着抹布抹灰,一会的功夫就忙完,收了手,转身去后院水龙头洗了把头脸,寸长的短发湿漉漉的滴着水珠。

    拿着毛巾一边擦着,转身又转到了她的屋里,交代她:“生病就好好躺着,地上寒气重,不准贪凉躺地上,药搁在写字台上,用量写在药包上,水倒好了凉着,一会起来喝药用,喝完药再睡会。”

    唐雨应了一声,眼巴巴的眨着眼睛。

    动作利落的擦完了头,伸手把衣柜一开,拿了身叠得像豆腐块一样的衣服离去的时候,又不放心的交代了一声:“好好养病,我去部队了,刚才和周围的邻居说好了帮忙照顾你,有什么事,你喊一嗓子就行了,吃饭也不用担心,李婆婆家的小孙子到了饭点就会给你送饭。”

    唐雨微微的张着嘴,眼珠子跟着他打转。

    好些话想张口问,想问他今天晚上回不回来,不回来的话,明天呢?明天他还会回到这个家吗?

    又想问他能不能帮个小忙,帮忙看看她的学籍在哪儿,还在不在乡下,能不能尽快把她的学籍给调回来,让她能拿到高中**,这个高中**很重要的,她很需要!

    唐雨不善于求人,也没求过人,让她理直气壮地找张建军办事,她也没有那么大的脸,毕竟和他不熟。

    唐雨想来想去,想烧饭报答他,菜不认识她,她也不认识菜,买了菜给她,她不会摘不会洗,更不会烧,想用烧一顿饭征服男人的胃,那就是做梦!

    唐雨抓耳挠腮,想了半天,貌似自己跳舞不错,画画也可以,但是这些都不符合她身份的人设,根本就无法展示。

    唯一准备好表现的是她学霸的学习能力,早上的时候也是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了,结果人家毫无反应,她又不好意思穷追猛打,真是难为死人了!

    “好好在家养病,不要成天胡思乱想,我上班走了,你多注意休息。”

    张建军交代了最后一句带上门走了,临走的时候看了唐雨一眼,虽然他没指着烧糊涂的人能给他什么正常反应。

    唐雨的表情顿时有些蔫蔫的。

    张建军叹了口气,提前承诺道:“你高中**的事,我会帮你解决,等到学校放假,我就把你高中**带给你,到时候你是想报名考大学,还是想呆在家里都随你。”

    全国要开放考大学的消息,虽然外面没得到消息,大院的人因为工作性质的缘故内部消息流通,基本上都知道,张建军在临走的时候,给了承诺,不说估计她躺在床上都安不了心,小姑娘睁着眼吹牛,眼巴巴的看着他欲言又止的原因,就是那一纸高中**吧。

    唐雨的表情凝滞在脸上,睁大着眼睛,心里想笑,却又觉得一个人在屋子里傻笑好奇怪!

    昨天发烧的时候,她没觉得自己有病,现在却是有些恍惚的,觉得自己大概是脑子烧坏了,不然怎么会遇到张建军这样的男人呢?

    这么勤快、能干、又体贴人意的男人不是绝种了吗?

    她记得现在的社会充斥着妈宝男、劈腿男、凤凰男,除了渣男,她都不知道好男人在哪儿!

    张建军不知道小姑娘给他发了一张好男人卡,他只是在看见唐雨的时候想起了一个人。

    他以前带过的兵,有一个小子特别的刺头,性子野的狠,见了他的人都头疼,有一次下雨训练的狠了,那小子犯倔被罚雨淋多了发烧,他给他送药,看见他发烧说胡话哭的像个孩子一样。

    那一回,他耐下了性子照顾了他半天。

    而他报答他的却是他的一条生命,出任务的时候,他用他单薄的身体,为他挡下了子弹。

    当匪徒被击毙,他吐着血眼神涣散,跟他说,没事的,他这一条烂命不值钱,能换他没事,他很开心,还说,他心里很感激他,他小的时候妈妈生小弟弟难产死了,爸爸又找了一个寡妇,一个寡妇带的孩子活的都比他好,他不甘心,他恨,他心里的怨气没法发泄。

    周围的人都说是他变了,都冷眼看他,看见他就皱眉,满眼的嫌弃,一开始他很伤心,后来他畏畏缩缩的很怂很怂,再后来被人欺负的多了,干脆就横了起来,反正没人喜欢没人在乎,想咋地就咋地,谁让他不痛快他就让谁不痛快,他一个一无所有的人,还怕个啥。

    那样一个你对我好一分,我用我全部去回报的人,让他这辈子都忘不了。

    张建军还记得,那一天,她站在毒烈的阳光下,转头看向他的眼神,在那一刻起,他就决定,帮助她,照顾她,不让她彷徨无依,给她一个安定的家,让她生根发芽。

    唐雨斜斜的高马尾确实与这个年代国情不符,可梳成两个粗粗麻花辫,她也是拒绝的,唐雨头往后躲开热情的婚姻办事处登记员,护着自己的头发不给人动。

    “同志,不用麻烦,这样挺好。”张建军淡淡一笑,不着痕迹的用身体隔开登记员和唐雨的距离。

    婚姻登记处的墙角旁支了一个老式照相机,摄像老师傅一边调整焦距,一边催促:“同志,时间不早了,马上就要下班回家吃饭了,你们两个能不能快点。”

    唐雨一听就炸毛:快什么快?你当是快餐,随便点一份?

    张建军伸手攥住唐雨的手,拉她端坐到墙壁前的凳子上,膝盖并拢手放在膝盖上,面朝着照相机的工作人员道:“同志对不起,我爱人容易害羞,麻烦你多担待一下。”

    唐雨脑子轰的一下,炸开了。

    满脑子都是,我爱人,我爱人,我爱人!

    我爱你个毛!我爱人!

    理智上唐雨接收了原主的身体,顺应原主的意愿嫁给张建军,可是情感上,她恐婚啊!

    和张建军有婚约的是原主,不是她,对于她而言,张建军只是一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才初次见面,两人就去民政局扯结婚证了,还有比这更扯的事情吗?

    事实上,对于唐雨而言,很扯淡,可对张建军而言,不过是把明日的事情,提前了一天,她能说什么?

    老同志调好了焦距,看着端坐的一对新人面露不满,扯着嗓子喊:“一生就结一次婚,女方能笑一个!”

    唐雨心里朝天竖指,无声对口型:“麻辣个鸡!”

    咔嚓……

    一道闪光灯一亮既灭,老同志高声:“好了,照完了过去拿结婚证吧,结婚照过两天来拿。”

    张建军笑着说好,从裤兜掏钱递了过去。

    这个年代结婚是不需要结婚照的,有的人条件好,结婚的时候想拍个结婚照,拍照的地方不好找,民政局为了更好的为人民服务,在墙角支起一个照相机,想拍照就坐过去,咔嚓一下,付钱就行。

    两个世界的代沟太大,脑子里信息混乱,照完结婚照片就过去拿结婚证是几个意思?结婚照片过两天来拿,又是几个意思,合着办结婚证根本就不需要用照片。

    唐雨的疑惑在结婚证拿到后,得到了解答,七十年代的结婚证不是她印象中的小红本本,只是一张印着花花绿绿图案的纸,不是上面清晰的写着一些文字,唐雨还以为她手里捏着的是一张小学生得奖发的奖状呢。

    这个年代的结婚证,最上方是国旗和国徽的彩色图案,下面三个黑色大字:结婚证。

    瞅着劣质彩色印花纸小学生奖状,唐雨眼睛发直,恐婚算什么,她闪婚。

    既然结婚了,自然要好好的吃一顿,张建军一边往门外走,一边抬起手腕看了下时间,道:“现在是11点半,我带你去国营饭店,你太瘦了,中午点盘红烧肉,好好补一补。”

    我从来就不吃红烧肉!

    唐雨在心里默默的拒绝,微微叹气,顾影自怜,两辈子就结了这么一个婚,就去国营饭店点盘红烧肉!

    她好可怜。

    对于国营饭店的红烧肉,唐雨的内心是鄙视的,结果自己嘴巴回应她的是大量的口水,以至于她不得不听着自己吞咽口水的声音,眼睛也不由自主的粘在了张建军身上,眼神期盼。

    感觉,很心酸。

    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奖状版结婚证,眼角扫到下面盖戳的地方,视线一下子凝固,时间是1977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