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 第1696章 一反常态
    当然,若不是因为那消瘦男子是天道宗弟子,这蓝袍男子怎么可能将消瘦男子的话放在心上,那蓝袍男子好歹也是正儿八经的三级驱魔师,要说修为,和消瘦男子也只是在伯仲之间。

    既然明知道那消瘦男子的修为和自己只是在伯仲之间,男子又怎么可能跑去找那消瘦男子的麻烦?若是自己现在去找那消瘦男子麻烦的话,肯定意味着自己根本就没有想要留下来的决心,之所以说出留下来帮助师姐,也不过只是为了搪塞在场的师兄弟罢了。

    在这种情况下,在场这几个师兄弟肯定不会放过自己,若是如此,那自己只怕还没有等到薛少白摆平这几个师兄弟便要死在眼前这家伙手里。

    想到这里,那蓝袍男子当然不可能随便将自己的心情表达出来,不过只是笑了笑,一脸诚恳的说道:“师兄放心,既然我师弟我已经扬言留下来,那就绝对不可能退缩,师姐平日在门派里很是照顾我,若是我现在溜走的话,怎么对得起师姐?而且,这样一来,岂不是证明我只是一个狼心狗肺的家伙?师弟什么事都敢做,就是这背信弃义的事情绝对不敢做。”

    “哼,既然你还记得师姐在门派里很是照顾你,好,现在你便出手,让我等看看,你是怎么报答师姐的。”消瘦男子微微一笑,似乎没有兴趣和男子贫嘴,直接便要面前男子出手去对付那薛少白。

    听到男子的话,蓝袍男子的脸色顿时便难看了起来。

    说实话,虽然那男子言之凿凿的自己没有撒谎,但实际上男子不管怎么说,也只是为了能能让自己有机会在和薛少白交手的时候活下来,而已经见识过薛少白手段的男子很是清楚,自己绝对不能直接出手去对付那薛少白,后者的手段男子看在眼里,以自己现在的修为根本就无法和那家伙抗衡,之前那家伙的一道攻击需要两个人来抵挡,而且,还只是刚刚将那人的攻击抵挡下来,这一点,就已经非常清楚的说明了那薛少白根本就不是他现在可以抗衡的。

    是以,若是让他出手去对付那薛少白的话,结果肯定是死路一条,而在明知道自己若是动手便是死路一条的情况下,男子还怎么可能随便出手?

    不过,蓝袍男子很是清楚,此时这几人已经看出了一点端倪,知道自己有心想要打退堂鼓,而在这些家伙知道自己有心想要打退堂鼓的情况下,以几人的脾气,根本就不可能让自己退缩。

    意识到这一点,蓝袍男子也有一点头疼,心说自己之前怎么那么白痴,居然会让那几个家伙看出自己有打退堂鼓的意思,若是自己的这番考虑没有被这群家伙看出来的话,自己怎么可能会落到这么尴尬的境地?

    说实话,蓝袍男子此时也有一点无奈,看到周围几个天道宗弟子都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之后,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说道:“几位师兄弟用这种眼神看着我,莫非是想我第一个出手?”

    “嘿嘿,我等刚才商量了一下,还是觉得你出手要好一点。”消瘦男子微笑一声,说道:“你也知道,你是我们这几人之中修为最可怕的一个,若是你出手的话,摆平那家伙将更有把握,但是,若是我等出手的话,却根本没有任何把握可以摆平那家伙的。”大晋之皇

    听到这番话,蓝袍男子的脸色顿时便难看了起来。

    眼前这消瘦男子明摆着就是在坑自己,这家伙肯定是因为怀疑自己想要逃命,所以才让自己第一个动手,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一般都没有好下场,这几乎乃是确凿无疑的事情,而且,攻击的对象还是薛少白这等可怕的存在,以男子的经验来看,若是自己单独一人和薛少白交手的话,肯定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在这种情况下,男子怎么可能有胆子和薛少白单打独斗?

    不过,自己现在若是表现出丝毫不肯和薛少白交手的意思,在场几个天道宗弟子肯定不会放过自己,在这种情况下,蓝袍男子也意识到,自己现在只怕不得不去和那薛少白交手,不然的话,想要独善其身,让这几个天道宗弟子放过自己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男子也知道,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样,完全是因为自己之前扬言要逃命的关系,若不是自己一时间口误表示出了想要逃命的意思之后,在场几个男子怎么可能为难自己?毕竟都是自己的师兄弟,若是现在窝里斗的话,对众人的安危非常不妙。

    现在事情已经摆在眼前很是清楚,天道宗的其他弟子在见识到了薛少白的手段之后根本就不打算出手,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压制住薛少白不至于死在那家伙手中,唯一的办法就是他们联手将薛少白摆平。

    然而,那薛少白的修为摆在那里,根本不是他们轻松就可以摆平的对象,在这种情况下,若是现在他们窝里斗,导致原本能够压制那薛少白的力量变得无法再压制的时候,以薛少白的秉性,怎么可能放过他们?

    那薛少白虽然修为不是很高深,但一看就是一个老江湖,若不是老江湖的话,绝不会放下对付师姐,转手来对付他们,这家伙既然舍弃了师姐,也就证明此人肯定已经看出了他们和师姐,到底谁对他的威胁更大,而那家伙显然已经意识到是他们对这家伙的威胁更大,在这种情况下,那家伙才会直接出手对付他们。

    若不是因为此人意识到他们几人对他的威胁更大的话,后者怎么可能随便对他们出手?毕竟就算是一个江湖小白也知道,贸然之间让自己陷入腹背受敌的情况是非常不好的局面,就算你修为通天彻地也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一旦稍微露出破绽,必然就会被其中一方攻击,到时候只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那男子也清楚,自己想要轻松摆平那薛少白,根本就没有任何可能,是以,看到那几个家伙竟然打算让自己出手之后,男子的目光自然是难看了起来。

    但是,如今自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就算明知道那几个家伙是有意针对自己,此时额的男子也不得不承认那几个家伙的举动,无奈之中,也只有答应那几个家伙第一个出手,不然的话,不用等到按薛少白将这个家伙摆平,这几个家伙出手,直接就可以将自己摆平。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的目光微微阴沉了几分,暗道:“想不到这几个家伙居然要我第一个出手,如此做法,明摆着就是在坑我,哼,若是有机会的话,这个仇我一定会报回来,过去都是我去欺负别人,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来欺负我来了?”二货小妮子的霸气男友

    说实话,蓝袍男子根本就没有想到那几个家伙会针对自己,但既然这几人已经做出了这种事,若是自己还不识趣的话,只怕就不是被几人针对那么简单,可能这几个家伙直接就会出手干掉自己。

    想到这里,便看到男子无奈的长叹一声,心说若是这次能逃过这一劫的话,绝对不能再有丝毫侥幸的心理,不然的话,最后坑的肯定是我自己。

    其实这蓝袍男子也知道,自己现在抛下师姐独自一人逃命实在有些不仗义,但修炼界之中不仗义的事情实在太多太多,男子根本不可能因为这种事有丝毫的心里芥蒂,就算那女人是自己的师姐又怎么样?任何一个修士,想要在修炼界有什么成就,首先考虑的便是怎么保住自己的小命,怎么可能因为那女人和自己是师姐弟就放弃自己的小命?

    况且,如今自己从那薛少白手中逃走还能留得青山在,将来等到自己有把握的时候,再来帮师姐报仇还不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何必要急于一时,在根本就没有资格和薛少白抗衡的情况下和那家伙交手?如今自己根本就不是薛少白的敌手,若是现在就和薛少白撕破脸的话,对自己不会有任何好处,那薛少白也不像一个心慈手软的存在,看到自己出手,必然会直接干掉自己。

    想到这里,便看到那男子催动真气,反正自己现在已经没有退路,若是还要继续犹豫的话,只是在挑战自己几个师兄弟的耐心,这几个家伙看到自己一直也没有出手,纷纷都有一点失去耐心,若是自己再不肯出手的话,到时候,那几个家伙也就不仅仅只是用语言来逼迫自己出手了,可能直接就会跟自己动手。

    是以,男子很清楚,自己现在根本就没有时间再去犹豫,既然那几个家伙想要逼死自己,那自己就出手给这几个家伙看看,让这几人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他们想象的那种孬种,也根本不是几人想象的那种无情无义的存在,自己之所以要动手,乃是因为自己乃是天道宗弟子的关系,如今有人居然有胆子来欺负自己同门的师姐,自己当然不可能无视,自然也要出手帮自己师姐对付那男子了。

    当然,尽管男子这番话也只是口是心非而已,但现在男子毕竟已经催动了真气,直接朝薛少白扑了过去,既然男子已经此催动了真气朝薛少白扑去,众人自然也不会再去讽刺男子了。

    “想不到这家伙居然真的有胆子出手,嘿嘿,本以为我等要失算了,要为宗门清理门户的,谁知道这家伙居然一反常态,根本没有逃走,竟然直接出手去对付那家伙去了,说实话,那家伙再动手之前,我根本就没有想过,此人有朝一日竟然如此的勇敢了。”

    “我也觉得这家伙今天好像是勇敢的过了头了,竟然有胆子真的出手去对付那家伙,本以为此人这一次也是随便找一个借口开溜,嘿嘿,被我等一顿逼迫之后,这家伙居然还真的出手来了,实在是难得。”

    看到那男子居然真的出手,说实话,在场天道宗弟子纷纷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似乎根本没想到那蓝袍男子居然有这么大的胆子。

    2